六首立冬古诗,秋去冬来春在望,人事频如幻,天地总无私

冬,是四季中的最后一个季节,而立冬,则是冬的第一个节气。过了立冬,就要进入冬了。冬晶莹纯净的,是寒冷而寂静的,冰封住水流,雪裹着花蕾,北风吹凉太阳的温度,鸟儿蜷缩在巢中,虫儿躲在穴里,而冬却并不因此而单调枯燥、了无趣味。

冬是位沉着冷静内敛而内心执着的君子,有着与生俱来的聪慧天资和高傲气质,洒脱不羁的狂纵任性,需要秉持一颗宁静淡泊的诗心才能读懂他的魅力。

咏廿四气诗   立冬十月节(唐    元稹)

霜降向人寒,轻冰渌水漫。

蟾将纤影出,雁带几行残。

田种收藏了,衣裘制造看。

野鸡投水日,化蜃不将难。

过了秋的最后一个节气——霜降,接下来就是冬的第一个节气——立冬。冬的本意即是终结,世间万物此时皆呈收敛之态,人们储粮越冬,动物们也开始冬眠。光阴的脚步就迈进了冬的门槛,从此后水结冰,天降雪,温度越来越低,人们穿上厚厚的冬装,城市和田野都在欣赏冬的曼妙。

十月十四日立冬菊花方盛(宋    朱翌)

黄菊一何好,持觞惟尔从。

名应称晚秀,色岂为人容。

正似花重九,休论月孟冬。

霜威占清晓,直欲犯其锋。

孟冬,就是冬的第一个月。到了立冬时节,告别秋季,而此时的菊花还正盛开,虽已过重阳一月有余,但菊花却不逊于那时。而毕竟是冬季了,此时的天气已比那时冷了许多,冰霜也渐渐显露出它要冷冻一切的狰狞面目,而菊花此时也显出它傲霜的高贵品格。

立冬日作(宋    陆游)

室小才容膝,墙低仅及肩。

方过授衣月,又遇始裘天。

寸积篝炉炭,铢称布被绵。

平生师陋巷,随处一欣然。

授衣月,指农历九月,秋的最后一个月。始裘天,指农历十月。进入了冬季,火炉啊,棉被啊,裘皮大衣啊什么的都要逐一登场,可是作者却处在特别困窘的状态,屋子狭窄矮小,炭少被薄,唉......可作者却随遇而安,不看重物质而看重精神品质和气节,此谓贫贱不能移啊。正如陈毅元帅所写诗云:西山红叶好,霜重色愈浓。革命亦如此,斗争见英雄。在艰难的时刻,也是考验的时刻,方显君子本色。

立冬即事二首 其一(宋末元初   仇远)

细雨生寒未有霜,庭前木叶半青黄。

小春此去无多日,何处梅花一绽香。

立冬了,可眼前的景象还象是深秋,明明知道冬天的脚步无法阻挡,可秋还是不愿离去。虽然后面会愈来愈冷,但诗人却眼光高远,不会被即将到来的严冬所碍,因为诗人知道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么?多么有哲理的小诗,正是“诗人所见略同”,不分年代与国别,英国浪漫主义诗人雪莱在其《西风颂》中也有相似的著名诗句。

立冬(明   王稚登)

秋风吹尽旧庭柯,黄叶丹枫客里过。

一点禅灯半轮月,今宵寒较昨宵多。

又是一年秋风吹过,树叶从绿变黄,或由绿转红,任是多少的变幻,终究不过是时空的过客,就如人也是红尘的过客一样。立冬后进入冬季,一天比一天冷,一夜比一夜长,一点禅灯和半轮明月,给漫漫寒夜带来光明和温暖,还有心灵中的慰藉。面对这一切,诗人的内心平静坦然,因为他知道,自己如一片随风而逝的落叶,也是红尘中的过客而已,所有的繁华浪漫,喧嚣名利,都只不过是与落叶擦肩而过,或是暂借在叶上休息片刻的一粒粒尘埃罢了。

立冬客馆病坐(明    李英)

羁旅立冬时,凄风擗面吹。

病多丝发短,愁怯雪霜欺。

人事频如幻,纵横一似棋。

寒暄何足问,天地总无私。

乡愁,是所有诗人共同的愁绪,也是所有国人共同的心结。不管是因为生活所迫,还是为了追逐梦想,离开家,离开故乡,身如浮萍,四处漂泊。风霜总是不期而至,岁月走过总是要留下痕迹,手中所抓住的未必就是心中所想,也许只是随手搔下的几根白发,可就连这也会在你稍稍松手时随风而逝。

万物皆红尘过客,人生也如逆旅,寒暄何足问,冷暖何曾少,风云挥不去,天地总无私。世事如棋局,你我皆在局中迷。愿心中有禅灯长明,纵是迷离死局,亦能脱缰解索,不受缚累。何况北风呼啸,体肤之冷!

而冬之严苛冷酷,正是要人保持冷静与清醒,看清红尘一路幻影,而非绮丽炫彩所点缀之花花世界。冬,如禅师的当头棒喝,惊醒沉醉的迷迷之心;冬,亦如翩翩侠客,扫除污浊腐烂,还一个晶莹剔透的玲珑世界与你我;冬,这位谦谦君子潜入风中,化入雪中,映入冰中,同你我围炉倾谈。

内容来自新浪新闻

标签:去冬 立冬 在望 古诗 无私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