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跪着救治的医生:每个生命都值得努力

3月13日下午2:00,上海举行新闻发布会,邀请市卫生健康委新闻发言人郑锦、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余跃天、市疾控中心传染病防治所急性传染病防治科公共卫生医师俞晓、市公安局长宁分局北新泾派出所民警钱海鸥、松江区九里亭街道贝尚湾居委会社区工作者葛超君、浦东机场安检护卫保障部旅检二科科长武戈介绍上海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情况。

患者出现了自发性气胸,余跃天跪着为患者进行胸腔引流,更有利于患者安全及置管操作顺利。王瑞兰 摄

3月4日下午,上海市第二批驰援武汉医疗队领队、瑞金医院副院长陈尔真在微信朋友圈发的一张图获得了诸多人的点赞。

画面中的地点在武汉三院某重症病区,上海市第二批支援湖北医疗队员、上海仁济医院医生余跃天跪在一名患者旁边为其开展治疗。当时,同在医疗队的队员、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主任王瑞兰拍摄下了这一幕。

这一“跪”就是整整10分钟,他从患者胸腔中缓慢抽出500ml气体,后连接水封引流瓶,患者从呼吸困难终于慢慢转向呼吸顺畅。。当完成这次特殊的引流置管操作时,汗水已经完全浸透了他的衣衫,护目镜和面屏也早已被蒸腾的水汽密密布满。

置管后,患者当即觉得症状有所改善,表示“就像压在胸口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被人搬走了一样舒畅”。一小时后,该患者氧饱和度缓慢上升至98%,且胸闷气急症状显著缓解。后复查床边胸片,其肺部已经基本完全重新扩张。

余跃天。仁济医院 供图

新闻发布会上现场连线了余跃天医生。

问:一个多星期前,一张您跪着为病人引流的照片在网上热传,我们都很感动。请讲讲您在前方参与救治的情况。除了跪着引流的这个病例,还有什么让您印象特别深刻的病例?

余医生:跪着为病人做胸腔引流术,是为了确保用水平位置管的方式,有利于患者安全和置管操作顺利。照片收获了很多点赞,但作为医生,我觉得自己没什么特别;每个医生都会选择最适合、最有效的方式救治患者。我到武汉支援以后最深的感受是:在这场没有硝烟的疫情防控攻坚战中,每一个生命,都值得尊重,都值得努力,都值得冒风险。

我是1月28日随上海第三批援鄂医疗队到达武汉,目前已经46天了,主要对口支援武汉第三医院光谷院区新冠肺炎患者的救治工作。目前我队已经累计救治320例患者,占三院光谷院区救治总病人数的26.5%,其中175例已经治愈出院。

我所在的重症监护病区至今已经救治了新冠肺炎重症患者120例,目前还有30例危重患者在积极救治中。

我们救治过有不少特殊病例,让人印象深刻。一位85岁高龄危重型新冠肺炎患者,合并高血压,冠心病及糖尿病等慢性病。按照以往的经验,高龄合并有众多基础疾病的患者,往往起病急、进展快、治疗困难,死亡率高,对我们是很大的挑战。

这名患者入院后肺部病变进展迅速,由高浓度吸氧后升级为机械通气治疗,同时又因疾病打击导致了急性肾损伤,病情急速恶化,两天里血氧饱和度由正常的98%左右下降到最低时仅为60%,一度生命垂危。

经过我们多学科团队抢救, 整整两周的努力,患者终于转危为安,成功治愈出院。出院当天,他用颤颤巍巍的手,亲笔写下感谢信,这也是上海第三批医疗队重症病区的第一封感谢信,这是对上海援鄂医疗队医术的极大肯定,我们信心倍增。

问:这段时间救治情况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你们的压力是不是小了很多?另外,在救治过程中有没有过遗憾?回归后最想做什么?

余医生:在全国医务人员支援和武汉“战友”的共同努力下,目前武汉的疫情得到有效控制,每日新增确诊病例数、疑似病例数在大幅减少,新增病人数已经进入个位数,而治愈出院患者却显著增加,我所在的武汉三院确诊住院患者已由最顶峰时的650例减少到今天的300例。

现在这些患者大部分是危重症患者,救治的压力仍很大。但是,我们有信心、有能力做好医疗救治工作,全力救治每一位危重症患者,努力提高治愈率,降低病亡率。

作为一名医生,我最大的遗憾是:面对危重症患者而未能救治成功。感同身受那些家属失去亲人时的伤痛,也感受到武汉人民的坚强。我一定会尽自己所能,救治更多的患者来减少遗憾。

一个半月来,上海的家人、同事和朋友时刻都在关心着我们,正因为有了上海市委、市政府和社会各界在后方强有力的支持、保障,使我们全身心投入到武汉抗疫保卫战中。目前武汉抗疫已经进入总攻、决战的最关键时刻,我们一定继续努力,不获全胜决不收兵。

说句心里话,我也很想念上海,想家人!回上海后,我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摘掉口罩,好好陪伴家人。在调整身心后,重启正常的工作和生活,和大家共享抗疫胜利的成果。

标签:疫情 救治 防控 新闻发布会 跪着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