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为什么《我和我的祖国》会一直萦绕脑海挥之不去?

我和我的祖国

如果今天你听到或者大概看到“我和我的祖国”这几个字,就会不由自主地开始在脑中回响起那个近来泛滥充满大街小巷的旋律。

如果你没有,那么请看下图:

 

果还没有,请点击下面“播放”:

如果再没有,请打开电视,或者走到大街上人多的地方去。

听力正常的人恐怕不会逃过“绕梁N日”不成眠的洗礼。

为什么《我和我的祖国》的歌声最近总是会在我的脑仁儿里不分场合、不分时间、来来回回反复出现而挥之不去呢?

为什么呢?

一刻也不能分割

同样的问题也曾经困扰过很多闲得蛋疼的心理学家们。这其中最闲得蛋疼的是两位英国心理学家叫比曼和威廉姆斯。他们找来一批人,给他们播放大家都非常熟悉的一段旋律——可能是《我和我的大不列颠》之类的——然后发现,这批人的大脑听觉皮层被激活后会一直重复重复再重复这段旋律。而且还可以通过他们的哼唱,传递给周围的人,让周围的人也开始萦绕这段旋律。

老厉害了,有没有!

这种现象被冠以一个非常有画面感的名字——耳虫earworm)。

所以,可以说这是我们“不争气”的大脑的一种不受控的现象。可这究竟是怎么来的呢?原因可能有以下几个方面:

无论我走到哪里

首先是强化作用。在这一点上,千万别争竞,母们人类就是跟巴浦洛夫那条狗是一样一样的。而且,越是高等的、联想能力越强大的动物,就越容易在刺激和反应之间建立联系——建立条件反射。换句话说,我们听三五遍《我和我的祖国》就能做到唱了上句立马接出下句。

而狗就不行。(嘿嘿)

所以我们比狗更容易被洗脑感染。

(请接受我最诚挚的敬意。若不是当初您大度地流了口水,神经科学和心理学现在怕还在黑暗中摸索。)

都流出一首赞歌

其次,我们的大脑还有一个“完型”的倾向。也就是无论如何都要让事物完整。为此不惜脑补一些不存在的素材,并使之合理化。

图中的圆形、正方形、三角形并不存在,但是你看到了,对吗?这些都是脑补的,但你一样觉得自然、合情合理。

没看到的人请举手,我顺便统计一下杠精的数量。

多数情况下,这样的倾向对我们有利无害,但有时候却会给我们带来无尽的烦恼。比如,你想专心、想静静、想休息、想睡觉的时候。

于是麻烦来了。我们会因为一个小小的、并不完全的线索而让我们的思绪陷入到排山倒海般的单曲循环大连唱中,比如一小段前奏、一帧MV画面、半句歌词,特别是旁边人的口哨或哼唱!

好讨厌、好讨厌、好讨厌。

我歌唱每一座高山

另外,还可以通过一个物理现象来帮我们理解为什么歌曲在脑海中“越来越清晰”、“完全停不下来”的状态。

当我们将话筒近距离对着它的音箱时,就会听到刺耳的“啸叫”声。这是因为话筒微小的电流声通过音箱放大,并再次被话筒拾取传入音箱....如此循环多次,最初几乎听不到的电流声就变成了“啸叫”。

这被称为自激振荡现象。

如果我们不拿开话筒,任由这种自激振荡发展,最终音箱会因为过载而烧毁。

我们的大脑也有这种类似自激振荡的现象。一个微小的刺激会在我们的脑袋里兜来兜去,信号强度越来越大,停不下来。好在正常人的大脑不会那么容易过载,我们会控制和调整它,以免“烧毁”。

对某些不正常的人就比较麻烦了。

我歌唱每一条河

最后,在不断强化的过程中还有一种机制在起着重要的作用。当我们听到《我和我的祖国》时,它往往是与“爱国”、“激情”、“壮志”、“伟大”、“奉献”、“繁荣”、“强大”等很多积极正面的情绪情感、认知、态度捆绑在一起出现的。这些好的体验会刺激我们大脑中的奖赏回路,当歌曲与脑内快感中枢建立连接后,无论是听、还是唱、或者是想这首歌,都变成了某种“愉悦”感受的来源。

然后我们就倾向于不由自主地去重复它,以获得那种“暗爽”。

这也是各种“成瘾”的生理原因所在。

袅袅炊烟小小村落

当然,一般人都不会造成严重的“成瘾”——如果你是,那么请注意自我监控或者考虑就医——反而更多的人会因为脑袋里无处不在的旋律而苦恼。

一般来说,多数人或早或晚都可以从这种苦恼中逃离出来,但的确会有一些人深陷“旋律冒出来,压下去,又冒出来,再压下去....”的无休止循环之中无法自拔。以至于对正常的生活都造成了妨碍。

反反复复、控制不住、抓耳挠腮、头昏脑涨、辗转难眠、持续多日、无法自拔。

如果你是,那么请注意自我监控或者考虑就医。起码排除一下这是强迫倾向引起的。

路上一道辙

...对付大脑萦绕旋律的最好的办法就是:

找一首更容易萦绕的旋律,替代原来的旋律。

如果新的打败了旧的,占据了你的大脑,那恭喜你,你解脱咯~

END

标签:我和 挥之不去 萦绕 祖国 脑海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