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隋炀帝长女南阳公主:宁可抛夫杀子,也要一报国仇家恨

隋炀帝长女南阳公主:宁可抛夫杀子,也要一报国仇家恨

01

开皇十九年(公元599年),隋朝宫廷里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喜事。深受隋文帝疼爱的孙女,晋王杨广的长女出阁,夫君是大将军宇文述的小儿子宇文士及。在那个年代,天之骄女与将门虎子的结合实在是再平常不过的配置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们会像大多数贵族夫妻那样,一辈子过着衣食无忧,相敬如宾的平淡日子。然后,淹没在了历史的滔滔江水之中。

成婚后的第二年,隋文帝废太子杨勇,立杨广为储。仁寿三年(公元604年)12月,杨广即皇帝位,遂册封长女为南阳公主,驸马宇文士及官拜为鸿胪少卿。《隋书》上称赞南阳公主:“美风仪,有志节,造次必以礼”。这样的描述很符合现代人对于公主这个身份的印象:优雅端庄,知书达理。而南阳公主除了这些以外,还有一个更美好的品质,那就是孝顺。

杨广对南阳公主向来疼爱有加,只要有出巡的机会就必然会将她带在自己身边。一路上父女俩人说说笑笑,关系十分融洽。不过,这里所讲的孝顺对象并不是亲生父母,而是对她的公公宇文述的孝顺。史书上说在宇文述病重期间,南阳公主亲自为其调配汤药,恭恭敬敬地端到他的面前。莫消说尊贵如皇女,就算是普通官宦人家的姑娘,能够做到这一点也是相当不容易的。

这样一个无可挑剔的好妻子,宇文士及自然是一百二十分的满意。和他那个庸碌无能的大哥宇文化及,以及阴险滑头的二哥宇文智及相比,宇文士及允文允武,实在是一朵难得的奇葩。虽然是政治婚姻,但这对小夫妻脾性相和,两情相悦,常常在一起品诗论画,谈天说地,小日子过得相当幸福。

02

不久以后,南阳公主顺利地为宇文家生下了一个大胖小子,起名禅师。南阳公主从小与佛有缘,在闺阁之中就喜好抄录佛经,一笔蝇头小楷写得非常漂亮,所谓“禅师”之名,大概也有希望孩子可以在佛祖的庇佑下健康地长大的意思。

大业十一年(公元615年),杨广带着心腹大臣和后妃子女们第三次巡幸江都。不过,与其说是巡幸,还不如说避难更为恰当。杨广这个完美主义者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完成了建东都、开运河、巡边疆等诸多惊天动地的大事,把百姓折腾得够呛。百姓没有法子,只好反过来折腾他。于是,杨广不得不做出了最坏的打算。那就是舍去长安洛阳,在他最喜欢的江都建立偏安一隅的小朝廷,就像他当年的手下败将陈叔宝一样。

南阳公主虽然聪明,也毕竟只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子,在国家大事方面实在也不能想得如此深远。因而她也只将这当作是一次普通的春游,去的又是那样诗情画意的江都,心里的欢喜自然是多过担忧的。此时的宇文禅师已经是十岁的半大孩子,继承了杨家人特有的清俊相貌,可算是南阳公主心间上的宝贝疙瘩。

其实,在江都兵变以前,上至皇后,下到小宫女都有过那种山雨欲来的预感的。身处其间的南阳公主当然不会完全没有感觉。她也问过宇文士及军中是否有异动,宇文士及却只是笑着跟她说没事。到底是和自己亲密无间的丈夫,她不相信他还能相信谁呢?如此,南阳公主的心便慢慢放下了。可是,叛军们却完全没有放慢他们逼宫夺权的进程。

隋炀帝长女南阳公主:宁可抛夫杀子,也要一报国仇家恨

03

大业十四年(公元618年)三月十日晚,右屯卫将军宇文化及、虎贲郎将司马德戡等人率兵攻占江都行宫,缢杀杨广,诛灭几乎所有杨氏宗亲。

一夜之间国破家亡,而主导者竟是自己的夫家。南阳公主痛彻心扉地问宇文士及,到底事先知不知道这场惊天巨变。宇文士及在犹豫了半晌之后,方才用吞吞吐吐地说不知道。至于究竟知不知道,怕只有他的心里最清楚了。可是就算真不知道,宇文士及也不会为了这个前朝的公主和自己的整个家族作对。

于是,被牺牲的只有女子。多少山盟海誓到如今分明只是成了空话。可也就是在这样家破人亡的时候,南阳公主却显示出了她骨子里刚毅到几乎冷冽的个性。

04

宇文氏靠弑君得来的政权并没有持续太久。彼时天下麋沸,各路起义军打着为杨广复仇的旗号,不约而同地向着江都攻来。说来也真是可笑,杨广活着的时候,人人都说他是罄竹难书的暴君,现在他死了,倒逼出如此多的忠臣义士来。所谓权力,还真是能让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

最后报了这仇的是隋唐之际的枭雄窦建德。因果报应,将杨氏族灭的宇文氏家族也遭到了一模一样的命运。当窦建德杀气腾腾地前来看望宫中女眷的时候,很多人都战栗地不敢回话。唯有南阳公主不卑不亢地走至窦建德的面前,声泪俱下痛诉了亡国之恨以及不能亲自手刃叛臣的遗憾。

窦建德出身草莽,哪里见过这么美丽又这么刚烈的女子?于是不由自主便恭恭敬敬地向她行了个君臣大礼,又看了看一旁那个眉清目秀的少年,那吩咐手下斩草除根的手却怎么也举不起来了。他思索了片刻,方才带着些心悦诚服地对其说道,宇文禅师乃公主之子,留了他的性命又何妨?

隋炀帝长女南阳公主:宁可抛夫杀子,也要一报国仇家恨

05

此话一出,殿中诸位女眷无不长长地舒出了一口气,然而,此时的南阳公主却做了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决定。她带着从容不迫的淡淡语气地对窦建德说,武贲既然是大隋之臣,悉听尊便就是。潜台词就是——你窦建德既然号称为隋朝复仇而来,那么就得公事公办。

窦建德看着她一副大义灭亲的样子,心想,这是你的儿子,我干嘛要替你疼啊?于是手起刀落,可怜的孩子就这样倒在了血泊之中。南阳公主却依旧面不改色,大有你让我家破人亡,我便要叫你断子绝孙的态度。

她终于看到了叛国者们应有的下场。然而,这样一报还一报的报复方式于她而言又何尝不是剜心刺骨的痛?她是太过单纯,也太过执拗的女子。这样的女子,是不该生活于这样纷繁错杂的乱世的。而她的丈夫宇文士及,却早已经在窦建德大军兵临城下之前抛下妻儿,投奔至长安了。如果说第一次还只是疑似背叛,那么这一次,便已然是证据确凿。

06

三年以后,宇文士及随着秦王李世民的兵马来到洛阳。在一次机缘巧合之中,他见到了已经削发为尼的南阳公主。曾经沧海难为水,宇文士及的心中不禁百感交集,请求重新再执夫妻之礼。唐朝待他不薄。如今。他有钱,有地位,也有女人,所缺的无非是个如破镜重圆般情深意重的好名声而已。

这样的男人,这样的心思,南阳公主早已看得通透。她恨恨地说,我与你有血海深仇,倘若不是念你事先不知情,我必亲手杀你以慰我父兄在天之灵!夫妻十多年,宇文士及怎么也料想不到,当年那个温柔如水的妻子竟会变得这般决绝。他自然惺惺,再不敢开口挽留。

青灯古佛,木鱼经书,就是这位曾经尊贵的王朝长公主的后半生。至于宇文士及,则官拜中书令,位同宰相,后来又娶了一位唐朝的宗室女儿为妻。从杨家的驸马到李家的女婿,一样显赫的身份,一样美貌的妻子,宇文士及再无所求。从此,那个女子真的彻底退出了他的生命,连午夜梦回之时也不曾来过。

策划:鱼羊史记 监制:鱼公子

撰文:郁馥 制作:吃硬盘吧、发达蚊

本文由「鱼羊史记」独家制作,并享有版权。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追究法律责任。欢迎转发朋友圈。

标签:国仇家恨 南阳 长女 也要 公主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