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江南”风云,这里是“军工强国梦”开始的地方

本文约 4800 

预计阅读需要 13 分钟

江南制造局

初建于清末

曾经创造过多个“中国第一”

在近现代历史上留下了

浓墨重彩的篇章

而江南制造局档案

下落一度成谜

由于政权更迭和战争破坏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

这批档案杳无踪迹

被认为早已散佚

是为研究界的一大遗憾

那么后来

与之相关的这些档案

又是如何出现在

上海市档案馆的库房里呢?

就让我们跟随档案讲述人

SMG“动感101”电台主播晓君一起

打开尘封记忆的档案库

重返百年前的“江南”历史现场

来一次探秘之旅吧!

点击观看镇馆之宝背后的故事

↓↓↓

提起局门路制造局路,想来老上海都耳熟能详。不过,说到这些地名的来历,可能不会有很多人知晓。其实,路名中的“局”字,,就来自近代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江南制造局,即现在的江南造船厂。

江南制造局,初创于1865年,全称为“江南机器制造总局”是清代洋务运动中开办的规模最大的一个军工企业。在历史上,它曾创下多个第一:中国第一门钢炮、第一支后装线膛步枪、第一台发电机、开齿机、化铁炉、第一炉钢、第一台水管式锅炉、第一艘由本国机器制造的轮船、第一艘万吨轮船,都出自江南厂。

当时的江南制造局及其翻译馆,在仿造西洋坚船利炮、翻译西书方面,举世闻名。从某种意义上说,它是中国被动进入全球化时代、自发开始近代化努力的产物,是民族觉醒的第一步,也是“军工强国梦”开始的地方

赎罪银子做了买厂钱

1865年(同治四年)暮春,已升任苏松太道近一年的丁日昌颇有些寝食不安——一桩棘手的公事,正沉沉地压在他的心头。

三年前,署理江苏巡抚李鸿章,率领刚组建淮军士兵,靠着三千支从香港买来的洋枪,与攻打上海的太平军打了几场硬仗,愣是把亢奋神勇的太平军生生击退了。随即,李鸿章被实授江苏巡抚,率军对抗卷土重来的十万太平军。多亏清廷雇佣的“常胜军”洋枪洋炮的帮衬,李巡抚的淮军最终把太平军逼出了上海。

李鸿章

经上海一役,李鸿章认识到了“炮火绝妙精厉”的西洋枪炮的厉害,开始着手打造自己的兵工厂。1863年,李鸿章买下了英国舰队“水上兵工厂”的机器设备,建起了苏州枪炮局。苏州枪炮局生产出了开花炮弹、自来火枪、田鸡炮等武器。有了这些像模像样的西式枪炮武装,淮军声威大壮,在战场上节节得胜。

1864年初夏,湘淮军会攻天京,太平天国覆亡在即。一直站在时局巨变潮头的李鸿章已下定决心,筹办江南制造总局。被李鸿章慧眼选中、主持筹办诸事的人,正是当年从广东急调过来的“学识深醇,留心西人秘巧”的丁日昌。

引进西方武器,进行西式操练的晚清军队

丁日昌先是奉命在上海访购各种 “制造机器之器”。在已经开埠二十年、万国货物流通无碍的上海,此事尚属容易。但若要开厂,还必得购置土地厂房,此事便不是说成就能成的了不过,机会很快在1865年降临。当时沪上的船舶修造业竞争极其激烈,颇具规模的美商旗记铁厂有意退出上海市场。

旗记的土地厂房都是现成的,若能将之盘下,则“江南制造总局”指日可成矣。得知消息的李鸿章大喜过望,饬令丁日昌迅速定议。可在无一点资金的情况下,面对美商狮子大开口的十万两收购费用,丁日昌陷入了困境。

江南制造局平地全图

(上海市档案馆藏)

但事情的转机,却很快出现在了眼前。海关通事唐国华,扦子手张灿、秦吉等因贪污被革职羁押。唐国华游历外国多年,熟悉洋务,并擅与西人打交道。赎罪心切的他,与同案几人凑足了四万两银子,预备买下旗记铁厂献给朝廷,以免牢狱之苦。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更何况这种交易在大清国早已见惯不惊。丁日昌立即下令释放了几人,拿下了厂房设备。

1865年9月,两江总督李鸿章正式上报朝廷,奏请成立江南机器制造总局。在奏折中,李鸿章写道:“该厂一经收买即改为江南制造总局,正名办物,以绝洋人觊觎。 ”随后,苏州枪炮局的一部分和曾国藩委托容闳在美国纽约购买的100余台机器,也全部并入江南制造总局。

江南制造局大门

(上海市档案馆藏)

自此,寄托了几代中国人强国梦并创造了中国工业史上无数个第一的大型近代企业,走上了历史舞台。

大清江南“船梦”的沉浮

成立之初的江南制造总局地处虹口租界内,洋人对兵工厂极为抵触,华洋矛盾不时爆发。考虑到闹市区发展空间也非常有限,李鸿章等人早有“择地移局”之意。

江南制造局大厅

(上海市档案馆藏)

百般挑选之下,上海城南高昌庙濒临黄浦江的地方,成了迁厂的首选地点。在保存至今的江南制造总局档案中,相当一部分是当时购地、动迁的往来文书,足见迁厂一事头绪之多、工作之繁。

1866年江南制造局为购地事给上海道台的移文

(上海市档案馆藏)

1867年,江南制造总局正式搬迁至高昌庙,成立了轮船厂。1868年8月,江南制造局造第一艘木壳轮船下水试航,轰动了上海滩。曾国藩亲自登船,并为之命名为“恬吉”。他很有信心地展望:“将来渐推渐精,即二十余丈之大舰……或亦可苦思而得之。 ”

此后的十余年间,江南制造局共造军舰8艘,最大的“海安”“驭远”两舰,长300尺,宽42尺,马力1800匹,受重2800吨。李鸿章曾骄傲地说:“(两轮)在国外为二等,在内地为巨擘。 ”

惜乎,此时的大清国运衰微,这批凝聚着无数精英心血的舰船,几乎无一善终者

江南制造局炼钢厂

(上海市档案馆藏)

1884年,中法战争爆发。“驭远”等舰增援台湾途中遇到截击。一番遭遇战后,“驭远”“澄庆”二舰避入附近的石浦港。法舰封锁港门,派鱼雷艇潜入偷袭。“驭远”奋勇还击,法军鱼雷艇被击伤,困在浅滩动弹不得。次日天明,欲救援鱼雷艇又忌惮“驭远”火力的法舰,却意外发现“驭远”“澄庆”二舰已沉入水中,船上官兵不知所踪。

二舰沉没之谜,说法不一,近年来根据史料的挖掘和学者的分析,倾向于认为当时两舰管带害怕再遭法舰攻击,下令将船凿沉,之后上报谎称被法军鱼雷艇击沉。1961年,“驭远”被打捞出水。从已变为一堆废铁的“驭远”舰上,清理出来众多弹药、煤炭、铜铁和贵金属器皿,后人只能凭此想象它往昔的威武与荣光。

江南制造局炮厂炮房

(上海市档案馆藏)

另一艘“操江号”的命运,更令人唏嘘。1894年7月25日,“操江号”护卫着运送清军的英舰“高升号”路过朝鲜半岛海面,与日军吉野舰遭遇。在“吉野”的密集炮火攻击下,“操江号”只得挂起白旗,被日军俘获。

被俘之后,“操江号”被编入日本联合舰队,担任朝鲜水域哨戒,并参加了对清威海卫作战。1903年后又在日本兵库县当起了检疫船,1965年才被拆解。至此,令曾、李诸公引以为傲的首批“江南”造军舰凋零殆尽。

徐寿、华蘅芳、徐建寅在江南制造局翻译馆

(上海市档案馆藏)

由于经费难筹和李鸿章渐渐属意于购买外国新船,1885年,江南制造总局停止了造船,专造枪炮弹药。很长一段时期内,中国造船技术与世界先进水平越来越远。“江南”船梦,只得在大清的一片狼狈中黯然破灭。

直至1905年,江南制造局在新任两江总督周馥主持下,局、坞正式分家,分别成立上海兵工厂江南船坞。从此江南造船厂开始了“官办民营”的独立历史和第一次发展小高潮。

迎来涅槃般的新生

辛亥革命后,江南船坞更名为江南造船所,进入第二次业务发展高潮。

1918年,江南造船所承造美国政府的4艘万吨级木甲运输舰,两年后完工交货。这是中国造船业有史以来的最大工程,又是工业发达国家的首次政府订货,因此引起广泛重视,中外报刊竞相报道。

江南造船所承造的美国政府万吨级运输舰

然而好景不长,从淞沪抗战开始,江南制造局所在区域便成为日军轰炸的重灾区。1938年江南造船所被日军侵占,其后一直未能恢复。1949年国民党撤离上海时,将此处的船坞、船台、发电机和主要车间炸毁,更使其丧失了基本生产能力。新中国成立以后,“江南”才迎来了涅槃般的新生。

至新中国成立,“江南”厂在沧桑岁月中几经沉浮,但与国外现代工业始终保持着相对紧密的联系,工程技术和制造水平一直处于中国前列,代表着民族工业的发展水平。

新中国成立后,重回人民手中的“江南”厂焕发了新生。1953年,它被正式改名为江南造船厂。当时的厂区中既有清朝时建造的小楼、民国时期制造的飞机厂房,也有油毛毡、三合板搭起的简易屋棚。新中国的造船事业,就这样在摸索中开始了自己的现代化进程。

1962年,上海江南造船厂成功研制出

新中国第一台万吨水压机

(上海市档案馆藏)

“江南”再次创造了许多“中国第一”:第一艘潜艇、第一艘护卫舰、第一台万吨水压机、第一艘自行设计的远洋货轮、中国海军第一次环球航行的军舰……

1996年,江南造船厂更名为江南造船(集团)有限公司。2008年,为了迎接世博会的召开,作为中国规模最大、设施最先进、生产品种最多的现代化造船企业,“江南”整体搬迁到长兴岛。现今,“江南”已经成为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单体造船厂之一,正向着成为国际顶级造船企业的目标迈进。

珍贵档案“失而复得”

有关江南制造局档案的下落,一度成谜。由于政权更迭和战争破坏,江南制造局的百年档案很长一段时间里杳无踪迹,被认为早已散佚,是为研究界的一大遗憾。

那么后来,与之相关的一大批档案又是如何出现在上海市档案馆的呢?这背后有一段颇为曲折的故事。

江南制造局大门

(上海市档案馆藏)

江南机器制造总局试枪房

(上海市档案馆藏)

江南厂自创立之后,经历多次变革,相关档案亦随之分散,可谓是命途多舛。1905年,江南制造局经营困难,于是实施了局坞分离,把原厂划分成机器制造局和江南船坞两个独立企业。如前文所提,江南船坞改为商办,从此就一直红红火火,它是今天江南造船厂的直接前身

船坞划出之后,江南制造局便成为专门制造军火的兵工厂,仍由政府管理,辛亥革命后改称“上海制造局”,1917年又改名为“上海兵工厂”。到了1925年,北洋政府希望将兵工厂转为民用,于是就请上海总商会来接管工厂。

上海总商会接收兵工厂办事处日记

(上海市档案馆藏)

1925年1月,北洋政府命令上海兵工厂停止军用工作,改为生产民用商品工厂。2月,上海兵工厂由上海总商会正式接管,随即组成监理委员会,由陆军部和总商会各派出人员共同办理交接手续。委员中有虞洽卿、王晓籁等上海商界知名人物。

1926年2月,陆军部命令监理委员会结束接管事务,2月19日总商会中止了接管。不知是有意还是疏忽,这部分江南制造局档案便被总商会带离保存,上海解放后,又随同上海总商会档案一起被上海市工商业联合会所接收。

从那以后,江南制造局档案就被淹没在海量的故纸堆中,逐渐被人们遗忘了。

江南制造局购地登记清册——购地存卷封面

(上海市档案馆藏)

江南制造局购地田单

(上海市档案馆藏)

时间来到了1984年上海市档案馆对馆藏进行梳理,从移交进馆的上海总商会档案中发现了尘封已久的江南制造局档案。经档案专家整理鉴定,这批弥足珍贵的历史档案,终于浮出水面,重新回到了人们的视线之中。

上海市档案馆所藏的这批江南制造局档案,共计90卷,起止年代为1851(清咸丰元年)~1933年,大部分形成于江南机器制造总局初创时期。主要包括:地契、田单、咨文、呈文、处理纠纷文函、工厂平面图纸,以及早期制造局办公场所、厂房、机器、码头、试炮场等场景的老照片……

江南制造局枪厂后机器房

(上海市档案馆藏)

江南制造局购买高昌庙同乐里地图——地图全景

(上海市档案馆藏)

这些档案详实反映了江南机器制造总局诞生及早期生产、运作的过程,是研究洋务运动及中国民族工业发展史的珍贵史料。此外,上海市档案馆还保存有上千卷1949年至1990年代有关江南造船厂的档案,也为“江南”的发展与沿革,接续了新的史料脉络。

2003年,国家档案局、中央档案馆将上海市档案馆的江南制造局档案,作为全国48件珍贵档案文献之一,列入第一批《中国档案文献遗产名录》。

主持:

阚晓君

专家鸣谢:

熊月之

本文撰稿:

秘   薇、徐  烜、张姚俊、

黎   霞、邱志仁

脚本素材:

邱志仁

视频:

杨   红、曹胜梅、周晓瑛、

陆闻天、方亚琪、陈   忱

视频支持:

马长林、毛国平、张    斌、

张    新、张建明、郑泽青、

石    磊、何    品、彭晓亮、

颜    昶、张    竟、葛冬冬、

胡明浩、乌文菁、史伟杰、

金    毅、孟    烨

编辑:

方亚琪

排版:

王冰倩

来源:档案春秋

标签:江南 军工 强国 风云 地方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