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爆笑鬼谷 | 多行不义必自毙

中国有句老话叫“多行不义必自毙”,这句话出自东周时期在新郑一带建立国家的郑国国君郑庄公之口。

西周春秋时期,周平王东迁洛阳之后,郑武公迁都到虢郐之间,为了区别陕西的郑国,又叫新郑(今郑州新郑)。他又在新郑西北部建立了京襄城,在制邑(今新郑上街)设立关卡。郑国渐渐强大起来。

不久,郑武公的夫人武姜生了一个儿子,因为难产而取名“寤生”,武姜很不喜欢这个儿子。过了几年,武姜又生了一个儿子,取名叫叔段,武姜对这个小儿子,怎么看怎么顺眼,非常宠爱他。

随着俩儿子逐渐长大,武姜常常在郑武公面前称赞叔段能干,要求立他为世子,可郑武公认为寤生没有过错,仍然立寤生为世子。

公元前743年,郑武公病死,年仅13岁的寤生继位,即郑庄公。过了几年,武姜见叔段长大成人了,要求庄公把制邑封给叔段,庄公没答应。武姜又要求把京襄城封给叔段,庄公只得答应了。

叔段到京襄城后,称京城太叔,招兵买马,修筑城墙,准备作为谋反的基地。庄公早看破了叔段的阴谋,笑笑之后,在群臣面前说:“太叔是我兄弟,兄弟之间不能随便猜疑,以免伤了兄弟情分。”

私下里,公子吕进宫献计说:“将来太叔与武姜会合谋造反,应该早做准备,别等太叔势力强大了反而不好收拾。”

庄公淡定地说:“让太叔去干,不理他,多行不义必自毙,等他叛乱的时候,我再治他的罪,武姜也就无话可说了。治不了他,算我输!”

叔段果然开始在京城拓展势力,强迫郑国的边境服从自己,大臣子封对郑庄公说:“一个国家不能有俩主儿啊,国君你赶快做个决定吧,要是你决心让位给叔段,那我现在就去侍奉他去;要是你不想让位,就早点干掉他,别让人民疑惑不安。”

庄公淡定地说:“不需要,他早晚会自作自受的!治不了他,算我输!”

接着,叔段又直接把郑国的边境纳入自己的领地,子封又对郑庄公说:“不赶紧讨伐的话,等他的势力日渐扩大,拥护他的人也会更多的!”

郑庄公说:“他既缺乏德政,又不得民心,势力再大,也还是会崩溃!治不了他,算我输!”


到了隐公元年(公元前722年),叔段干脆组织起军队,想要一举推翻郑庄公,并让母亲武姜当内应,庄公对他们的阴谋了然于胸,甚至也知道他们预备进攻的日期,这一次,庄公不再忍让,他命令子封率领军队去攻击叔段,根据地的京城也背叛了叔段,叔段转战到鄢,但还是被庄公亲自打败。叔段只逃亡到别国去。

武姜帮忙叔段的阴谋暴露而且失败后,被庄公放逐,郑庄公还发誓说:“除非到了黄泉下,否则我们母子俩就别再见面了。”

但是过了不久,郑庄公就开始后悔了,想念起母亲来,但是,又不能违背自己当初的誓言。

颖考叔听到这事之后,就假装要送礼,跑去见郑庄公,郑庄公请他吃饭,颖考叔故意留下肉来不吃,郑庄公问他为什么不吃,颖考叔说:“我的母亲什么都吃过,就是没有吃过国君的食物,我想打包回去,孝敬他老人家。”

郑庄公听了,感叹地说:“你还有母亲可以孝敬,而我却没有。”

颖考叔说:“国君何出此言呢?老夫人不是还健在呢吗?”

郑庄公这才把之前与母亲发生的冲突以及他所发的誓言告诉了颖考叔,并诉说自己的后悔,还说自己拉不下脸去见母亲。

颖考叔说:“这有什么好为难的?既然要相见,非要到黄泉不可,那就挖个隧道,在黄泉相吧。”

郑庄公果然按照颖考叔的话,挖了个隧道去见武姜,见到武姜后,郑庄公兴高采烈地说:“隧道之中,其乐融融。”

武姜也说:“隧道之外,飞扬神采。”于是郑庄公与母亲武姜恢复了最初的母子之情。

标签:多行不义必自毙 爆笑 鬼谷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