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外星的

[复制链接]

19

主题

506

帖子

105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055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5 14:35:44 | 显示全部楼层
过年好大家
  

305293313.jpg

305293313.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9

主题

506

帖子

105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055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5 15:56:57 | 显示全部楼层

  24
  或许不久,王不动会成为一代江湖名医——如果不出意外的话。
  “意外”这词,让老王心惊胆颤,要知道自从“命运转折”以后,他的意外产生率很高,且次次都是负意外。
  在意外在来之前,毕竟他的“事业”终于有了起色,账户里豆豆终于可以召开豆豆大会了,这为王不动胆色增加不小。
  比如他不容拒绝地随我出远门去海里,比如他轻描淡写的赠送林雨晴银豆戒指,比如喝酒时勇于跳出来跟我分账。
  当我告诉他——林雨晴“移情别恋”的“变心”真相后,他一瘸一拐地默默离去,想必是受了一番苦痛之煎熬,再见时,他显然消瘦了许多。
  好在精神头还算不错,希望这个精神头,不是装出来的——为了表明自己是强者,为了捍卫拳圣之尊严。
  实话讲,“拳圣”这个陈旧滑稽的头衔,与时代已经格格不入。
  尽管他属于自作自受,但人道主义态度必须有,我决定努力不提“林雨晴”三字。
  他一杯一杯地喝酒,似乎在这点上与我不谋而合。
  他告诉我,新发现了一个“灵魂之密”。
  怎么回事呢,因为专治忧郁症,口袋里有了豆豆,他便发作了“东方式孝心”,遂去拜见了母亲大人,并送上1颗金豆做礼物。
  王不动说或许不是孝心发作,以前,在他需要的时候,母亲曾慷慨地借他1粒金豆,那可当真是奇迹——母亲根本没钱,还是著名的葛朗台,当她收到王不动上火星前还债的金豆时,还为没有利息而失望呢。
  金豆确实有用,母亲破例离开了麻将桌,还跟儿子泡上一壶白眉茶。娘儿俩甚至回忆到了遥远的父亲——如果父亲也能在大洪水中活过来,现在也是500岁老妖级了。
  王不动说自己破天荒关心了一下母亲的身体,说自己现在拥有一手绝活,可以帮助母亲疏通经络、保健精神啥的,包治百病。
  虽然身体虽然身体零件大都已非原装,但母亲还是母亲,起码她的基因和灵魂没有变。
  当时母子俩重温了久违的血缘感,彼此亲近了不少。面对王不动的关心,母亲亦发出思古之幽情:
  不动,其实我经常想你的,有事没事我就到房顶为喊灵,为你祈福,你早忘了吧,小时候——水前了都——你有丢魂的毛病,一丢魂,就口吐白沫吓死人,娘没办法,就跑到房顶上喊魂,喊你名字——王不动!王不动!回来吧!你叫王不动,是因为你动得厉害,一生下来就动得厉害,你爹就打你——不动不动,臭小子不动。
  妈,你是说——我小时候丢魂,是你把我灵魂叫了回来?
  可不,落下病根了,现在有时候也喊你。
  现在?什么时候?好好想想!
  这几十年少了,喊过一两次吧?
  王不动腾地激动了:什么时间?是不是我上火星灵魂切割的时候,还有40年前,我打拳出人命那回?
  好像是,我现在没有日期,浑着过,你上火星那回我肯定叫了——不是我想叫,突然就不舒服了,好像天爷爷拿手抓我,不上房顶喊你不消停。
  叫我——叫我多长时间,一般?
  怎么也得四五分钟、七八分钟、十来分钟?反正什么时候心里自在了,得劲了,不烦了,就收手。
  莫非,你灵魂出窍后回归,是你母亲叫魂的结果?
  这不就类似是“量子纠缠”吗,异地感知,你一走她难受,她一喊你回来,难道是因为血缘关系——有什么基因,灵魂基因?
  不太对,我那仨拳友灵魂出窍咋没回来?他们的母亲也应该跟我母亲一样,感觉不适,喊回他来才对呀?……
  聊着聊着,美酒加咖啡,一杯复一杯,王不动似乎有些醉了,舌头短了半截:
  朴记者,这个新发现或许有研究价值,你不妨去告诉特里兄弟。
  我有些惊讶,怀疑王不动对特里兄弟还存在某种幻想——幻想应该还是有关林雨晴,但我坚持不提她:行,还有别的,要问特里吗?
  虽然一脸醉意,王不动还是慌忙摆手:想多了你!不不不,一个字别提我,你就说——是你采访我母亲无意间听说,别提条件,无条件,这个东西咱搞不明白,科学家能啊,万一有价值呢——再他妈有价值,他们也回不来啦。
  走出酒馆走出酒馆,45゜望天的王不动,一定是又想到了那三位因他而死的拳友。
  我第一次意识到,这副枷锁可能对他太过持久,问题是,佛说放下就放下?
  车来了,他把住车门不上车,想说什么又憋着,直到眼睛憋出大颗大颗的泪水,我使了大劲,才把他推进车里:拜托!咱有点出息好不好!需要女人给我打电话,我给你发一个连过去!
  不用猜,该死的林雨晴,还缠着他,占据他的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9

主题

506

帖子

105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055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5 16:28:51 | 显示全部楼层

305455220.jpg

305455220.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9

主题

506

帖子

105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055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5 16:36:24 | 显示全部楼层

  25
  通过回拨特里助手电话,转通了大特里。
  我告诉大特里,采访王不动母亲时,有个发现——儿子每次灵魂出窍,母亲即使远在异地,也会马上焦躁不安,母亲这时候的动作是上房“喊魂”,而儿子的灵魂一旦回归肉体,母亲的不安即告消除。
  大特里沉思一下:嗯,有点意思,值得研究,现在的问题是,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还告诉谁了?
  我直接对大特里道:告诉你不是因为喜欢你,也不是因为崇拜你,而是因为你们特里兄弟“灵魂大师”的身份,我的条件是——有研究结果之类新闻发布时,想着我,独家新闻不奢望,第一拨记者总可以吧?   
  大特里哈哈一笑:放心,即使不告诉我这个发现,有新闻我也忘不了你。
  收起手机,我后悔忘了请教“灵魂大师”一个问题——灵魂空虚怎么办?
  不知道别人啥情况,反正我总是感觉心灵空虚。即使再忙,忙里偷闲也会空虚。
  鄙人还有个见不得光的毛病,对付空虚的办法经常是去找女人——尽管找女人的后果往往是更空虚,但狗改不了吃屎。
  现在就有点空虚袭头,我决定去追求老哈利的女朋友。
  那个女人外号叫“文字机”。只有喜欢文字的人,才能发现她独特的性感。
  “文字机”不好追,两个星期了,才答应我约会两次。约会两次也没下蛋,除了玩文字机锋,未取得实质性进展。
  这也不是坏事,不好追,追不好,正好可以消解漫漫长日——怎么着,也要追她个一年半载,让老哈利难受难受。
  追了俩月,有效果了,什么效果,也许我会写在下一本书里。
  话说,那天早晨眼皮狂跳,要出事!
  果然大特里的电话来了:嘿,大记者,独家新闻,感兴趣否?
  我凝神倾听。
  他继续说:明天,爱因斯坦逝世1503周年纪念日,今晚,特里实验室将尝试一个伟大的试验,一个献给爱因斯坦的礼物,献给科学的礼物,献给所有人类的礼物,爱的礼物!
  ……特里教授,到底啥意思你?
  呼唤爱因斯坦!什么?呼唤爱因斯坦!
  我脑袋急剧变大:特里先生,请您详细说几句好不好?你的话我得仔细消化,咱俩脑袋不在一个频道。
  不得不承认,大特里爽朗的笑声,很有魅力。
  ……是的,我总算听明白了——呼唤爱因斯坦,就在今夜!
  显然,特里兄弟已经研究了“王不动之母”,研究了“喊魂”,并且有了新发现。
  但特里一再强调,这只是一个猜想,一次极为普通的试验,“秘而不宣”,是因为试验成功率低到几乎为零,甚至可以说,它不是一次试验,而是一次即兴的创想,一次科学游戏,或者同好之间的Party。
  但他不无憧憬地说,即使是一场游戏,也蕴涵着出现意外成功的可能性,万一,亿一,这次试验正巧是成功的那次呢?
  大特里说:如果试验恰巧是“成功”的那次,朴记者你的运气就来了——你将在明天第一时间得到第一手新闻,爱因斯坦灵魂回归地球——多么惊天地、泣鬼神的魔鬼新闻!明天一早,你就来博格达候着吧,即使试验失败,我们还有别的纪念活动,不至于让你空手而归。
  明天哪成,必须今天进入阵地!
  我立刻成了热锅上的蚂蚁,总算联系上一张高价票,迅速飞往博格达峰。
  住进了离实验室最近的酒店,但我没有打扰特里兄弟,我知道打扰也没戏,人家现在压根没时间搭理我。
  试验晚上才开始,“亲临现场”看试验,那更是痴心妄想!只能老老实实听消息、等结果了,大特里明确告诉我,在试验“结果”出现之前,不许我吐露一言一语,否则让我“吃不了兜着走”。
  看来,大特里够意思——这里的酒店静悄悄,别说记者了,连房客都没有几个,足以说明我明天享受“独家报道”的可能性很大!
  饭无味,酒不香,在酒店里来回度了十万步后,我决定“背叛”对大特里的承诺!
  吃不了兜着走——兜着就兜着吧。冲动是魔鬼,魔鬼俘获了我的头脑。
  我一屁股坐在酒店电脑前——没用手机写稿,我是担心万一特里兄弟给我打电话——必须确保万无一失。
  两个小时后,《敏感报》火星专栏《号外》完稿,我哆嗦着指头,重重地按下了发布键。随后,我联通了新闻主编老哈利:
  哈利,快!马上!看火星专栏号外!
  再然后,我冲了一个澡,对着镜子抽了自己两巴掌——背叛特里,违背“承诺”,意味着本人记者生涯可能会因此而终结!
  一会自骂,一会自励,这情绪不对,必须回到敢作敢当的境界——对不起了特里先生,我是记者,我相信,无论你试验结果如何,媒体界我“首发先报”的地位,已无可撼动。
  亲爱的朋友们,我是你忠实的记者朴成,今天的火星专栏,是一则《号外》,号外之内容,如果不能让你激动,我的建议是——去死吧!
  3458年4月17日,也就是今天晚上,地球时间11时,博格达特里兄弟实验室,将进行一次疯狂而伟大的试验——呼唤爱因斯坦!
  是的,呼喊爱因斯坦!
  试验由“灵魂大师”特里兄弟主持,以记者弱智的思维,原理如下:
  亮物质间万有引力,暗物质团之间也不会风马牛不相及,必定存在多种关联。
  亮物质之间有基因传递,暗物质之间亦应存在某种“暗基因”传承。
  那么,爱因斯坦灵魂的暗物质基因,与其后裔的灵魂基因,会不会存在“更容易联通”的可能性呢!
  前拳圣王不动先生母子之间的“灵魂呼唤”给了我们有益的启示。
  特里兄弟认为,高能或高层灵魂自带光环,他们发现数以百万计的灵魂光环聚集在暗物质太空一处,那个地方叫做“天堂”,伟大的爱因斯坦灵魂——难道不在那里?
  是的,极有可能,爱氏灵魂——便是天堂光环群中——那颗最大、最亮、美丽的光环!
  明天是爱因斯坦逝世1503周年,此时此刻,我们是不是该为特里兄弟的伟大猜想与尝试激动一下呢——29名爱因斯坦后裔,将于两个小时后——即今晚11时,对着天堂呼唤爱因斯坦——准确地讲是集体发送意识流!
  意识流是暗物质,请不要怀疑它的速度和能量,它的速度变化无穷,很容易超过被人类认为不可逾越的光速,也可以这样理解,当你想到太阳时,你的意识暗物质已经即时抵达太阳。
  接下来的问题是,万一爱因斯坦灵魂被“呼唤”回来,如何得知他、留住他呢?
  首先,要有一具肉体,灵魂只有进入肉体,才能通过意识和思维,告诉我们它回来了。
  继而,通过肉体测试,断定灵魂是否已到达。
  现在你想到了什么呢,没错,特里兄弟已经准备了一具肉体,这具肉体不是别人——正是小特里!
  让我们为小特里祈祷。
  他自己的灵魂,将被切割冻眠。
  不用担心,如果爱因氏灵魂不来,小特里还会还原为小特里。
  如果爱氏灵魂来的话,小特里将变成“爱因斯坦小特里”,呵呵!女士们先生们,你激动吗?不激动,你还是人吗!
  显然,这似乎真的不是一次“严谨的”科学试验,就像大特里教授告诉我的那样——它不过就是一场“纪念爱因斯坦逝世”的“科普游戏”。
  记者背叛了对特里兄弟的承诺,提前发布号外,因为记者意识到——万一爱因斯坦今晚灵魂降落,而亿万民众却在呼呼睡觉,岂非人类科技史上最大遗憾?!
  记者的突发奇想是——我们不睡觉,大家一起呼唤爱因斯坦!
  也许,更多人参与的呼唤可能毫无意义——因为我们没有爱因斯坦基因,但记者怎么偏偏认为——意义重大、极大、无限大呢!
  本记者最后的祈祷是希望爱因斯坦天堂之灵——不会因为陌生人的参与而头昏脑胀。
  请注意,天堂的方向在西南!
  好了,亲爱的朋友们,呼唤爱因斯坦,就在今晚!
  今晚地球标准时间11时!明天,明天早上,爱因斯坦先生,或许会跟大家一起吃早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9

主题

506

帖子

105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055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5 17:52:2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9

主题

506

帖子

105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055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5 19:03:42 | 显示全部楼层

  26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老道理颠扑不破。
  数据网显示,昨夜参与“呼唤爱因斯坦”的人,高达27亿!
  如此看来,人类还是有点希望的。
  全球聚焦,但特里实验室却一直没有动静。
  大特里说过,如果到中午还没动静,就是试验失败了。
  中午已到,对其他纪念活动我已失去兴趣,但自己的战场还得自己打扫,对于被我呼吁起来的亿万读者,必须有所交代,这不是难事:
  火星专栏特别消息:昨夜“呼唤爱因斯坦”试验失败。
  所谓科学试验,就是在一万次失败中,寻找那一次成功。      
  准确地讲,我不后悔自己的冲动,甚至觉得自己做得漂亮。或许这就是记者的劣根性。我也不觉得对不起热情的读者,就算一不留神被科学撞了一下腰吧。
  对于特里兄弟,我也没有动作,因为大罪无歉,听天由命好了。
  所谓大人物,至少应该在脾气上不可捉摸,这一点,特里兄弟做到了。“呼唤爱因斯坦”失败后没几天,他们就向我发出了一份邀请,说有“神秘活动”请我参加。
  我心不免忐忑,不知道这神秘活动对于我,是不计前嫌还是现世报。
  但活动一开始,我心随即释然,看来人家大人物根本没拿我“违背诺言”当盘菜。
  活动是一次小型演讲。演讲地点,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星辰会议室。
  演讲会现场音像——除向灵修会会员同步开放外,真正的现场听众,只有4位——《教科文报》副社长洪者鸿;《科技导报》首席记者詹姆森;《天天生活报》当红女记千千花树;我,《敏感报》记者朴成。
  演讲台上,小特里还是负责正襟危坐,大特里当然负责侃侃而谈。
  大特里首先说:对于“呼唤爱因斯坦”对公众造成的不必要干扰,表示遗憾和歉意。
  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老子是不是掉坑里了!他“提前”对我发布试验消息,是否早已料到我会提前发布“号外”?
  他是故意为之?
  嗯,江湖险恶,大有可能,那我不是被他当了枪使吗!结论是,即便如此,也算半斤八两,各得其所,本人没什么损失。
  那就继续听大特里的演讲。
  “灵魂光环”,是灵魂献给人类的神“灵魂光环”,是灵魂献给人类的神奇礼物!
  大特里说,只有智力高级、道德高尚、功业显著之人,才能凭借自己的修为达到背光环绕、光环覆顶。普通人的灵魂,要么是无光可言,要么是微光斑点,而低俗碌碌、邪恶无道之人,连斑点微光都踪迹难寻。
  大特里甚至列出了一个灵魂光环的环量猜想公式,直接把我坠入雾中,因为其中涉及暗亮两种截然不同的物质形态,公式是 ¤=2hpec∝viiii。
  既然公式属于猜想,那就让高智力人民去猜想吧,我只记住了公式中四个“i”被特里兄弟用来指代暗物质成分的最小单位,暂命名为“灵魂波子”,他们至少发现了四种既同又异的“i”——暂命名为智子、慧子、功子、德子,但还澄清不了其真正分别,否则就可分为“i1” “i2”了。   
  最为激动人心的,是通过最新灵魂测试仪,在暗物质空前广袤的世界中,特里兄弟发现了一个美丽无匹的灵魂光环聚集体!
  那里,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天堂——至少是天堂之一!
  显然,灵魂不灭并非空穴来风,至少灵魂光环可以到达并存在于灵魂天堂。而没有灵魂光环的人,其灵魂或许也属不灭,但它们的处境却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流落到非天堂地域,非天堂地域的灵魂,处于非自洽、非他恰境地,所以此地的名称叫做“地狱”,不过,也不必过于绝望,推测起来,地狱里的灵魂应该另有机会升入天堂,比如“炼狱有成”者。
  大特里思维与文采流荡,术语和公式齐飞,我竟然还能在其磁性声音里跑神——揣测他们进行此次“演讲”的动机——因为“歉意”对公众进行补偿?
  还是对他们至尊荣誉的再次维护和提升?
  大特里最后热情地对我们四记者道:各位,对于本次演讲,你们谁报道的好,将获得一次与特里兄弟共进晚餐的机会——至于谁报道的好,当然我们兄弟说了算。
  我决定将“共进晚餐机会”送给同行,因为我没有、也无能对特里兄弟演讲发表“专业”评论,继续藏拙为妙,我只能在“火星专栏”贴上一份演讲之精简版。
  第二天,消息传来,《天天生活报》美女记者千千花树,当晚将与特里兄弟“共进晚餐”。
  花树的专稿,我早就瞄过几眼了,必须承认,在这个弱肉强食的地球丛林,每个能混出点名堂的人,都是有一把或几把刷子的。
  花树文章的题目,叫做《我要你带我去天堂》。那美不胜收的散文体,洋洋洒洒,蔚为大观。
  花树认为,“灵魂光环”、“灵魂光花树认为,“灵魂光环”、“灵魂光环聚集体——天堂”、“环量猜想公式”、“灵魂波子”等几个重大发现,足以让特里兄弟再次获得人类最高科技进步特步大奖,获得全人类最热烈的欢呼与崇拜。
  她还使用了一个新名词,叫做“道德科技”。她说特里兄弟当之无愧,已臻此境,其“灵魂天堂说”、“灵魂修炼术”、“天堂地狱论”等等,无不洋溢着对宇宙、地球、人类的道德关怀和智慧提升,而伟大的科学家,必然在超越名利、普度众生的制高点与伟大的圣贤大哲殊途同归。
  逗哏的沽名钓誉,捧哏的精彩马屁——按我习惯性阴暗思维,会给特里兄弟和千千花树这样一个盖棺论定。
  当然,“火星专栏”不能这么写,咱得实事求是,无根无凭,意气用事,耍酷冷眼看世界,不行,至少明面上不行。
  为此,我有些痛恨自己,咋就改不了灵魂低层、名利烧脑的贱民品格呢,在我的标尺上,超过我的高尚,都是假冒伪劣。
  专栏报道里,我一度甚至想特别提一下王不动更早提出的那些“天堂地狱说”——跟特里兄弟之论断大同小异——估计那样一定会让特里兄弟大扫其兴、大光其火,但这个念想被我否决了,因为感觉总是不够理直气壮,甚至居心险恶,无聊透顶。
  这个世界可真是奇了大怪,同样的话,特里兄弟说出来,就霞光万道、目眩神迷,王不动说出来,就只能和了自己的口水,随风而逝。
  忘掉无聊吧,无聊的我,决定约“文字机”共进晚餐,文字机还没回话,王不动先冒出来了,嘿,看来老王又受了什么刺激,否则他不会主动约我。
  约的地方,让我不忍拒绝——“奈何天”,地球上最高档的饭店。
  他竟然舍得出血,还订了“奈何天天人居”!还点了一桌中西南北好菜,还上了一条龙鱼!
  这还不算,还还还,还准备了一瓶中国茅台酒!
  那一刻,我有点后悔没带“文字机”来,开开眼界,试试海荤,让她见见咱哥们那是如何的气派非凡。
  我知道王不动一定有大事,但不愿问,也不想问,因为我又隐隐感觉事情与林雨晴有关。此等感情纠结,已让我有些颇不耐烦,我曾经早就对王不动公布过我的《朴成爱情定律》,但他无动于衷,我的定律是——对于变心的女人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你也变心。
  王不动毕竟厚道,还不算太讨厌,他热切地给我斟酒,温柔道:放心,不提林雨晴,今天,就是想好好享用美食,一个人喝酒孤单,请你来一起。
  吃饱喝足,半斤茅台下肚,也没什么醉意。倒是我忍不住了:说吧,吃了你的嘴短,我能顶得住。
  这时候王不动应该严肃起来,但事实这时候王不动应该严肃起来,但事实恰恰相反,他云淡风轻地,慢条斯理地,竟然笑了几声,虽然是干巴巴的笑,但毕竟是笑,直到笑不下去了,他才慢吞吞地说:
  特里兄弟不能请回爱因斯坦,我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9

主题

506

帖子

105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055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5 19:19:2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9

主题

506

帖子

105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055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5 20:37:26 | 显示全部楼层

  27
  武当山,古中国道教名山。
  众所周知,现在它没于水下。
  其实,40年前,它也在水下,只不过那时节,大水不稳,偶尔武当山会露出水面。
  尽管政府部门警告不要去以身蹈险,但仍有不少活腻了的人去那游玩,特别是山上有尊真武大帝像,经洪水而完好,被很多人目为神迹,忍不住去烧香拜佛。
  水前,弱冠之年的王不动,曾在武当山修拳10年有余,所以那个地方他感情匪浅,趁其冒出海面,他也动了一游之心。
  觅得后山一处僻静所在,山川树木虽饱受大水蹂躏,但仍让王不动找回了一些似曾相识的感觉,当年那些行拳、打坐、论道、嬉游之地,他也能准确地找到方位。
  王不动说,转了许久,稍感疲倦的他,铺开衣服睡了一觉。
  他的衣服不像别人,能调节温度,还有什么防水、防蚊功能,但他不怕这个,四百多年太极拳修为,已经让他冷暖自控,百毒不侵。
  睡醒一觉,睁眼就看见了一天的星星。
  想起四百年前一帮小伙伴在这里玩耍嬉闹,恍若隔世,那一刻,他有些痛恨自己活这么长,这么久,为什么要活着,活着到底干什么呢。
  想着想着,他察觉到某种异样,因为他听到了呼吸声。本来以他的功力,那声音早该听见,可能是受了山对过那些对真武大帝烧香说话的声音干扰吧,也可能,是因为对方的呼吸太过自然、太过轻微。
  他躺在原地,静静地听了一会,听出那是一位女性的呼吸,随着呼吸,甚至有淡淡的清香弥散而过。
  是的,不远处那个坐在巨石上看星星的女子,正是林雨晴。
  ——那是他们第一次相见。
  王不动说,对着那个人影,他笑了一下,感觉对方也笑了一下。
  虽然彼此不能清晰地看清对方,王不动说,他有一种奇异的感觉,在很远很远之地,很久很久之前,他们就彼此认识。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会在那里相见。
  王不动说,他不是说小说,也不是说手机剧,之所以肯定地说自己认识林雨晴,那是因为林雨晴的灵魂——是他从太空带回来的。
  在武当山遇见林雨晴的6年前,他灵魂出窍,在太空遇到了一颗灵魂。
  当然,太空的灵魂是很多的,甚至有些灵魂间会进行进攻缠斗,他不能清晰地记得这些关系,只记得有无数关系存在,但那颗灵魂他清晰地感受到了。
  情况很是不妙,因为王不动感觉那个灵魂正向他靠近,他不由自主地加大了太极之运,先是感觉自己吞下了对方,后来却感觉很不幸——自己反而感觉是在对方的“身体”内部。
  最终,王不动灵魂回归肉体,他感觉那团包裹他的灵魂,也一并被他带回地球。
  无论如何,王不动认为自己可以确定,那颗灵魂不属于地球,不属于地球人类。他说,那颗不知来自何方的灵魂,被他携回地球,阴差阳错,或者天意如此,正巧赶上地球人林雨晴跳崖自尽、灵魂飞失,所以她填补了一个“灵魂空巢”,于是她变成了林雨晴。
  正是因为这灵魂和肉体并非原装一对,很可能还相互冲突,殉情而死、死而复生的那个林雨晴,处于长久的“失忆”状态。
  在新灵魂的作用下,林雨晴游荡在这个世界上,遵循着冥冥中那个遥远的呼唤,在茫茫人海人来人往中寻找,寻找那个在太空中“一见钟情”的灵魂。
  王不动说,他相信自己“说走就走去武当山”,也说明了同样一种早已注定的“寻找”。
  于是,天遂人愿,让他们在武当山相遇,但他不知道是该感谢上苍,还是该迁怒上苍。
  “感谢”,是因为找到了彼此,“迁怒”,是因为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6年。
  王不动请我吃大餐,喝茅台,喝多了,也就忘记了“不提林雨晴”的承诺,不但提了,提得还是二人关系的最隐私处。
  但我已经顾不上琢磨他们的爱情,因为“林雨晴的灵魂是他从外太空带回”,这事太过离奇,直把见多识广的我,再次说的目瞪口呆,惊心动魄。
  虽然王不动坚信林雨晴的新灵魂,一定属于高级灵魂。但他在武当山遇到林雨晴并把她带入自己的生活以后,逐渐发现其心智水平,可以说是非常之低,仿佛是个10来岁的小姑娘,比如,林雨晴一直不太会数学计算,也不会算计生活的出入得失条理计划什么的。
  这种情况在慢慢好转,其心智能力在岁月中不断提高,逐渐适应了地球人的生活——当然,这种“提高”是按地球人的眼光判断。
  一般而言,“心智低下”属愚蠢傻呆,易遭人类唾弃、人群冷落,但事实恰恰相反,林雨晴的“非人式”天性,干干净净,白洁无暇,吹弹可破,静好明媚……反而每每让王不动怜爱不已,心动常在,反而让他常常生出自惭龌龊、不敢拥有之心。
  好在林雨晴本人却全心全意、无拘无束、随心所欲地留连在他身边,没有一丝愁怨和杂质,惟他一人为依偎,所以,王不动满怀了对世界的感激,痴痴癫癫地迷恋着身边这个天赐尤物,这个水梦光雾般飘渺的女人。
  王不动说,明年10月15日,就是他们结婚100周年,但他仍然把握不定——这一切是不是真的?林雨晴是不是真的?
  甚至于此刻,他向我讲述他们的故事是不是真的。
  地球人都知道,人活到四五百岁,总是出现这样那样的幻觉。
  如果王不动和林雨晴的故事,真的是一场幻觉,一场春秋大梦,他希望醒来,但又害怕醒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9

主题

506

帖子

105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055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5 21:30:4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9

主题

506

帖子

105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055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5 22:16:29 | 显示全部楼层

  28
  破罐子破摔不可取,好罐子破摔,更可怕。
  王不动对我和盘托出内心隐秘,似乎属于好罐子破摔,比较可怕,果然不久预兆灵验了。
  他要破釜沉舟、孤注一掷。
  他向特里兄弟抛出了“筹码”——放飞自己灵魂,去天堂唤回爱因斯坦。
  显然,“灵魂天堂”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什么状态,王不动很有发言权。
  但,我们在承认亮世界与灵魂暗世界的关联时,更不敢否认人的局限性,不敢否认两个世界间的鸿沟难以逾越,每一次的逾越,都不啻为挑战极限、挑战禁区、挑战生命、挑战死亡。但我们现在除了相信王不动的感验,还能相信什么?
  王不动讲不明各种道理,或者根本不想讲明,我们也就只能相信他能“带回爱因斯坦的灵魂”了,反正是他要去,不是你要去,也不是我要去。
  而且,对于一根筋钻牛角尖之人,谁也无力相劝。
  出于哥们之间的情谊,我必须跟他讨论一下“风险”及“风控”问题。
  王不动说没有风险,大不了任务失败,而他的灵魂来回自如、安全畅通——不是已达数百年之久了么!
  似乎也是,一个灵魂去,两个灵魂回,是成功,大成功。
  一个灵魂去,一个灵魂回,也没啥可丢人的,甚至虽败犹荣。
  筹码抛出,该讨论“条件”了。
  不出所料,王不动献出灵魂去寻求爱因斯坦回归的条件是——特里兄弟必须从林雨晴身边消失。
  以记者之条件反射,这个“条件”倒不失为一条极佳的新闻线索。
  试想,一名堂堂拳圣,为一女人失去自己,失去理性,为她生,为她死,为她飞天去抓灵,多么八卦九宫十三姨的情爱传奇!
  也许,它真的会终成佳话,横扫古今佳话的佳话。
  不过,它沦为笑柄的可能性更大。
  王不动根本不搭理我的“头疼”,不容推辞地对我发号施令:这事必须有你参与!特里兄弟答应了我的条件,但我需要他一个承诺,有影像、有公证人的承诺,你就是承诺的公证人!
  特里兄弟能答应你?
  答应了!兄弟俩一起答应的,当着我面。
  虽然“爱因斯坦灵魂”对特里兄弟具有无敌超级吸引力,但他们真的同意“从林雨晴身边消失”?我咋就不敢相信呢,我对王不动说:皮裤套棉裤,必定有缘故,其中……其中必定大有文章啊。
  不管他们有没有大有文章,有没有皮裤套棉裤,老王我只有这一招了!最后的一招,我相信只要他们离开林雨晴,她就能回到我的身边,我会给他最好的生活,就算她真的有病,我也能替她治好!
  我说的是特里兄弟!他们对林雨晴用情极深,或许还有其他隐秘,反正非同寻常、大不一般!
  他有万种勾当,我有一定之规,管不了那么多,反正他们同意了!我要求肉体放在那里放心,特里兄弟做不了什么小动作。嗯,也就这样了,就算是万一,万一我出了意外,你帮我照顾林雨晴就好了,除非……除非……如果以后她愿意主动去找特里兄弟,就任她去吧。我都想好了,反正我也不知道了,她高兴干什么就干什么吧。
  大人物虽然难以捉摸,但特里兄弟既然答应了王不动条件,还能出什么幺蛾子呢,要知道,现在人类所谓的“道德”已经只剩了一个词,那就是“守诺”,不守诺之人无立锥之地,“名誉”可是特里兄弟最大的财富之一,既然开了诺,难道……
  最后,我还是被即将发生的未知俘虏了:虽然我不同意你这么做,预感还大大不妙,但你的“遗言”与“托孤”我暂且答应,嗯!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王不动认认真真站起来,毕恭毕敬地给我鞠了一躬:你怎么想我不管,反正我拿你当弟,亲弟弟,一生一世不变的那种。
  于是,我心情复杂地去“公证”了他与特里兄弟的“交易”。
  说“交易”,也对也不对,撇开大家很可能心照不宣的各种私心,这次“灵魂试验”堪称伟大,因为它同样有可能改变历史。
  我把特里兄弟的“发诺影像”,存在了正式公证机构——以安慰我的不祥之感,力求万无一失。
  上次“呼唤爱因斯坦”,我提前发布“号外”,老特里事后一句没提,这次却当面骂了我一通:混蛋,这次试验,王不动孤注一掷,很可能会有生命危险,等试验结果出来后你才能报道。
  我一脸严肃,拱手答应。
  于是,在“火星项目集团”“灵魂切割中心”的协助下,由特里兄弟主持的“爱因斯坦灵魂回归地球”试验开始。
  仍然是沉默寡言的小特里,奉献出了自己宝贵的肉体——灵魂空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天涯杂谈  

Copyright © 2014-2015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