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7|回复: 4

恐怖小说 深瞳

[复制链接]

12

主题

12

帖子

4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8
发表于 2019-12-31 12:29: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310431383.jpg

310431383.jpg

         二
对壽亭说的话,我感到越来越迷惑,而他却自顾自的说起了自己小时候的事:
        我早就不记得那是那年那月,我只记得那时天还不太热,而那天发生的事我却清楚的记得,永远也忘不了。
        那天也和今天一样天阴沉沉的,中午吃过饭就去了学校,在我们学校旁边的一家人也是有老人去世,明天就要出殡了,头天就得把该准备的准备好,堂前的二十四孝还有大门口挂的八仙图,那天下午放了学大概六点吧,加上阴天,天就很黑了,我们放了学都是跑着回家的,那天我跑到最前头,口袋里有用胶泥搓的泥弹弹,本来是晒干用来打鸟的,没用完就放在了口袋里,我跑那么快其实是想往后仍泥弹弹好砸你们,然后自个再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问你们有没有东西落到你们头上,我边跑着边向后仍,就在转头向后看你们的时候,手偏了一下,一颗泥弹弹刚好扔到八仙图上,我也没当回事就回家去了。
        因为那家人是请了戏班的,晚上吃过饭很多人都去看热闹,我妈也去了,我爸前几天出去进货还没回家,我自个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去,一个人呆在家里看电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开始有点头晕,也没当回事,晚上大概九点多钟我妈从外面回来,我明天还得上课,我就先去睡觉,睡觉前我都会把我家的狗给拴起来,把它唤到身边,今天不知怎么了,狗死活不往狗环里钻,费了好大的工夫才把它拴好,回到屋我就到我房间去睡觉了,晚上我做了噩梦,那也是我噩梦的开始,不过现在想想其实噩梦早就开始了。
待续……………
欲看下文 且等:一二三四五六天  或  七八九十个月

310431410.jpg

310431410.jpg

图片来自天涯APP
微信扫一扫好运跑不了  搜搜也行“壽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1

帖子

3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8
发表于 2019-12-31 12:50:53 | 显示全部楼层

  雨
  选择另一种说话的方式
  另一种修辞,或者
  永远是一种隐喻,通达秘境
  在不恰当的时间和地点
  在另一种梦境
  当我想念一朵云,一段流水的声音
  当我忧郁,困顿
  在一杯茶里沉思往事,皮肤饥渴地呼吸
  一朵花在春天独自欢愉或悲戚
  当我站成马路旁的一棵梧桐树
  或者在一张叶子的反面,身后的影子
  长出一地的汗毛,毛囊开始发炎
  我等候的那个人呢?
  那个打伞的人,在一座水做的蘑菇林
  恍如隔世。
  2017/4/5
  另一场雨
  一场雨,用于打湿凉薄的春衣;
  另一场雨,用来留客,把酒言欢。
  一场雨,用在檐下凭栏;
  另一场雨,用来念想。
  一场雨,用于慰籍;
  另一场雨,用来疗伤。
  一场雨,用来新生,在枝头开花;
  另一场雨,用于死亡,剃度亡灵。
  一场雨,可下个三天三夜,江南岸依旧在江南;
  另一场雨,言词如锐刃,如悲剧或喜剧,形而上。
  2017/4/5
  第三场雨
  翻手为云,在地为水
  佛怀慈悲,覆手为雨。
  第一场雨,一定先给那些良善的开花植物
  和在来的路上的那个友人;
  第二场雨,一定给已逝将逝的亲人
  (在通往墓地的途中,你我正写着墓志铭);
  第三场雨,留给自己,净手,漱口
  念想或感恩,心事如苦瓜,言不由衷。
  2017/4/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33

帖子

92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92
发表于 2019-12-31 13:04:00 | 显示全部楼层

  (1)母亲
  二十年,我再也没有叫过
  想到这个词
  就想起母亲蜡黄的脸
  心,便被风吹走了
  吹回过去
  回到那个任我调皮的
  温暖的怀抱
  今晚,我盖着故乡的一根稻草
  母亲轻轻的呼唤,飘过来
  (2)老房子
  老房子空着
  母亲当初使用的缝纫机
  空着
  自留地,也空着
  屋檐下,七只小燕子
  闹的正开心
  (3)学王单单堆母亲
  看到诗人王单单
  堆他的父亲
  我也想把母亲堆出来
  找来流水,牵来雨
  我开始左右比划
  遗憾的是
  我忘记了母亲的脸庞
  忘记了她的骨头,心肝,脾胃
  甚至,我十七岁时的疼痛
  也忘记了
  院子里,母亲栽的那棵枇杷树
  在晚风中哗哗直响
  (4)屋子
  尚家地
  母亲一个人
  在那里呆了二十年
  她曾说,自己挑选的地方
  住着安心
  近段时间
  常常梦到母亲
  她告诉我说:
  屋子破了
  风大
  冷
  醒来之后的黑暗里
  有无数芒刺
  锥着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7

帖子

4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8
发表于 2019-12-31 13:10:02 | 显示全部楼层
幽径连波柳叶横,驿亭倒影坠云平。暑风摇树输蝉韵,水岸流光碎画屏。
  朱门出,玉阶明,短衣勤浴月和灯。捋鬚勤看蓬壶境,且有笙歌伴我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2

帖子

6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6
发表于 2019-12-31 13:39:42 | 显示全部楼层
野草文学奖+安徽+安徽大学+彭杰《俄罗斯城堡》火车开的时候俄罗斯是安静的去往前线的路上他相信拉达爱着自己战争结束后在她的葬礼上米佳依旧对此深信不疑然而那时他探出车窗张大嘴巴想要对拉达说些什么火车带走了他的声音他的半个身子被阳光照着火车边上开满白色的花朵里面坐着许多沉默的椅子《老宅子》老宅子不见光周围长满了茅草里面的人天一黑就睡生怕碰见什么东西死去的人半夜里回来把灯吹灭了在床头边端详着儿女的面孔又不敢停的太久怕吓着了他们《黑暗中》整个晚上都在下雨紧缩在薄薄的四壁中与空气达成流动的协定从栅栏间探去光是通向另一座牢狱的桥梁或者就闭上眼睛女人像羽毛一样地松开当一个少年从双手中释放他开始灼烈地憎恨起肉体《跳水者》从桥上跳下的时候是否所有回忆都松开了手指站在桥头观望死亡绿色的轨迹深夜的敲门声也饱含了疼痛门缝间漏入的黑暗你期待一个未解的结局或者就与一条河流的呼吸汇作一体躺在河流的骨骼间扪摸着甲板当你终于和饱含水分的灵魂相拥像是完成了一次迟来的洗礼《孤独》雪地里一行脚印弯弯曲曲伸展向茫茫原野于是我也披上大衣看看会是谁在这样的大雪天里独自出行《深冬》没有什么可供描写的了白只剩下白一只灰喜鹊立在枝头伪装成最后的枯叶吹口哨的少年走过去了从他的嘴里飞出许多忧伤的小麻雀《临刑的苏格拉底》邻村的光子被押回来了他的父母送本地民警三条金皖又在江苏带当地警察下趟馆子二十来人冲进一间小屋终于把光子“救”了出来这时候光子已经是传销组织里的干部了家人把光子绑在床上三个哥哥两个架住胳膊大哥冲上去扇几巴掌菜刀一挥你要再想回去就把你手给剁但我最后一次见光子的时候他的枕头底下已经藏了足量的安眠药他半躺着迎接我的到来趁老母亲出去倒茶的时候向我传授“月收入如何上万”的秘诀还要让二十里铺成为全国第二个华西村但始终没有人理解他这个临刑的苏格拉底《月光》收割后的田野黑色的麦茬,紧闭起的嘴唇。低矮的芦苇在蓝色的夜晚下摇晃青石阶上影影绰绰。水鸟银色的栖息桦树死者般肃穆的倒影。我们来到近水的地方风里明晃晃的,一片空荡。《黎明之前》马尾松的颤栗白杨已打开它银色的嘴唇你在蓝色的芦苇里坐着头发落满了潮湿的月光我要到河流的对岸去那里的铁皮屋顶都蒙着油光荒草萋萋的小路边上长满了飘摇的鬼魂我们在堤岸边分手你为我戴上一截自己的指头在我来到人间的第十三个年头阳光终于来到你荒凉的坟墓《童年》绿的叶子,青的叶子在暗红色长椅上方我避开雕像的视线独自穿过蓝色的花园那里冰一样的月光水面上闪烁着死者的面孔夜鸟的叫声穿过漫长的黑暗我们走进银色的林子里就再也不发出一点声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天涯杂谈  

Copyright © 2014-2015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