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78|回复: 13

明末清初的武林大人物——姬龙峰

[复制链接]

16

主题

272

帖子

582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82
发表于 2019-12-31 12:29: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楔子  女鬼       
  山西蒲州城外的官道上,有辆马拉轿车隆隆驶来。一位叫袁英俊的中年商人骑着匹红色的高头大马跟在旁边。
  袁英俊非常得意,因为他在南方行商时做成了一笔大买卖。更让他高兴的是快到蒲州的路上偶遇了一位绝世美女,而且现在就坐在他的轿车中。
  要说这女子有多美,难以用语言形容。可以说天下所有的男人都会为之倾倒。所以,这女子就不得不总是蒙着面纱。
  袁英俊看到过这女子的面容,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也足以使他神魂颠倒。他用一份厚礼赢得美人归,虽然他并不知道这女子的身世,甚至连话都没能和她多说几句。
  他想纳妾,生米煮成熟饭后,正室也就不能再闹出什么花样了。因为,他从徽州带到山西的正房夫人,此时正在蒲州东诸冯村的大院子里主持家务,所以他并未回诸冯,而是先要带着这个绝世女子去他蒲州城里的店号。
  当夜,无月。
  袁英俊死了。全店号的人都死了,连看门的狗叫都没有叫一声也死了。
  冷风吹着屋顶上的瓦当,让人的心都凉透了。
  官府仵作怎么也查不出死因,尸体身上没有任何痕迹,也没有中毒的迹象。只是,那个戴面纱的女子不知了去向。
  也就在同一个夜晚,蒲州东的诸冯村闹鬼了。
  有人曾看到一个戴着面纱的女鬼从街上飘过。
  也就是在当晚,袁英俊的正室夫人连同一家老小及仆人丫鬟也都莫名其妙地死了,连鸡犬都死光了,同样死因不明。
  蒲州城和诸冯村袁家所有的金银财物全都不翼而飞了。
  人们传说是狐狸精祸害了袁家,有人在夜晚看到墙根下有狐狸精闪过。
  人们传说是狐狸精收走了他家的财宝。于是蒲州人人自危,尤其是富户们更是提心吊胆,风声鹤唳。
  只有年方少年的袁家公子袁为虎幸免于难,因为他当时正在外村的师傅家里学武。
  蒲州人心惶惶了一段时期之后,也就不再有什么动静了。这个震动方圆几百里的大惨案成了永远的谜。
  袁英俊之子袁为虎却不知了去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272

帖子

582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82
 楼主| 发表于 2019-12-31 14:06:3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 初创英雄式
  姬龙峰为了躲避清廷秘使的缉捕,带着一些碎银子作为盘缠悄然离开了少林寺。
  他十五岁上的少林,在寺里已待了十个年头。要不是清廷派到少林寺的秘使怀疑他交好反清复明人士,意欲捕他,他本可以通过那次演武和比武,与袁为虎同在寺中当上武教师的。
  “师兄袁为虎也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姬龙峰心下着急,在寺里这十年二人没见过几面,前几天的比武是他们俩离开山西到少林寺后唯一的一次正规比试。二人未分胜负就被方丈叫停,随后袁为虎就离开了少林寺不知去向。
  同样离开少林寺的姬龙峰在想:我应该去哪里呢?
  此时,北方大部分地方都是满清的强横统治。姬龙峰曾听往来于寺中的反清志士说,福王朱由崧在南京即位。遂决定南下,最好能找到袁为虎师兄一起南下,共觅用武之地。
  此时北方战事已少,刀兵鞘伏,恍如太平之日。姬龙峰手拿大枪行走于江湖之间,显得突兀,甚是不便。一则因为刚刚建立的清朝官府颁布禁武条令,限制民间使用武器;二则姬龙峰人称“神枪”,大枪已是他的标志,清廷秘使一干人自然会对其留意。
  于是他不得已弃用长枪,寻来一口短剑带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同时也加紧练习拳脚功夫。
  姬龙峰最擅长的拳术是岳氏散手,又名八翻手。相传是宋代岳飞当年训练士兵用的,中有踢、打、摔、拿、捆、掷等手法,仅八手,分上中下左右五路,其腿名勾腿盘旋法。龙峰十三岁时在山西学得此技,一直到进了少林寺都没间断过,着实在其中下了功夫。因为他最佩服的英雄就是岳飞!
  姬龙峰一路上化名为“纪可”访武友,见得各路奇人异事。与人剑法切磋尚可,但徒手较技有时却占不了便宜,最后还得靠拿起对方场子里的大枪一展神威。
  于是姬龙峰就想到把大枪里的功夫转化到拳术中,遂终日琢磨化枪为拳的办法。
  他仔细地琢磨着枪法里的最基本也是最喜欢用的几个式子,如“举火烧天式”等,扔掉枪棍,化枪招为拳招,其内在的劲力却是相通的。发现了这个心得,龙峰心里怦怦直跳!就像商人得了奇珍异宝一般高兴异常。
  姬龙峰发现每次发招时,枪头所冲的方向,也正是他脚尖所冲的方向。也就是说手上所使力的方向与脚尖的方向是一致的。将枪法化到拳法里时,就是出手和迈脚是合在一个方向的。
  姬龙峰根据手与足合的原理,结合用力和对敌的需要,总结出了一个新的把式,取名为【英雄式】。
  这英雄式说来简单,就是双拳一前一后向前上一竖,此为起,似老熊出洞,威风凛凛。然后双拳变掌错手下翻成爪,为落,是老鹰出击,迅猛锐利。这是熊形和鹰形的合演,谓之鹰熊式。   
  可别小看招式貌似简单。姬龙峰坚信只要练好了,在这起落之间,任是对方多么英雄,也要让其丧胆,所以才又给它起名为英雄式。
  就这样,姬龙峰虽然手中无枪,但浸淫十年的枪劲儿却已是化在了拳里。一路上寻些僻静背人处,练得纯熟异常。
  一日来到一个叫作吴游村的地方,闻得当地有位远近闻名的厉害人物唤作卞皂,拳脚了得,尤其擅长摔跤,方圆百里无有对手。姬龙峰于是上门寻访。
  旧时武林有这样的规矩,年轻人武功练成后,为了检验自己,历练经验,都要出去访武友,说是访问的访,其实就是交手过招,只要彼此客气,点到为止,一般也不会出现严重的死伤。
  姬龙峰进得土墙围成的小农家院,矮壮的中年武师卞皂正和一个精瘦的中等身材的青年在大桌前喝茶,闻得姬龙峰的来意,二人也不起身,随意地让他坐下。
  龙峰微微不悦,也不计较,大马金刀地坐在二人对面,不便报出少林寺的名号和自身本名,只是说从山西来,唤作纪可。双方隔着桌子互相打量。
  卞皂淡淡地说道:“这是我师弟,飞腿马六,你俩先来。”
  姬龙峰起身抱拳,这是他创出英雄式后第一次跟人交手,也有心试试这个英雄式的效果如何。
  那马六在抱拳的一瞬间,已飞腿斜向踢姬龙峰的头部,真是迅如闪电,毫不容情,这一脚要真让他踢着,头不爆裂也得昏死过去。
  姬龙峰使出一个八翻手中的“捋手扑面”,但用的劲儿却是熊出洞的起手。此时龙峰已经到了“归真”的境界,任何招数在他使来,都可以用上英雄式的内劲。
  只见龙峰左手从耳根部往外一拦,捋住了对方的脚腕,身子前冲当胸就是一掌,正是雄鹰出击,扑在了马六的胸部,姬龙峰这招上身由“捋手扑面”变成了“捋脚扑胸”,前脚却勾住其落地的脚踝,手脚一合力,马六被发得飞出五六步远,撞在了土胚墙上。
  好在姬龙峰没用英雄式的内劲。饶是如此,那马六也跌得七荤八素,一时起不得身,却并没有受伤。而姬龙峰那脚下的一勾,却是他自己琢磨出来的暗招儿,凭一般人的目力也难以发现,就算被发得飞出去的马六也觉得莫名其妙,并不知脚下被勾了一下。
  卞皂一见马六一个照面就被打了出去,惊得跳了起来。健壮的双手一抱拳,双目死死地盯着姬龙峰阴阴地说道:“阁下招式简单,身法却迅猛无比,真是高人啊!失敬失敬。”说罢,一把已抓向龙峰胸部衣襟。
  龙峰用手横拨,卞皂顺手一撸带住了姬龙峰的手腕,正要转身发力,龙峰拧腕反扣,同时一拳已向他的头部打来。卞皂前手被带,退不了步,只好顺势向前,钻入龙峰的怀里施展摔法。
  龙峰没料到这卞皂应变如此之快,中门已破,形势危急。
  姬龙峰熊出洞肘劲儿一抖,肘尖儿已抵住了卞皂的前胸,前出的的手一翻,却早扣住了卞皂的后脑,也不发力,只是轻轻往怀里一带,轻轻抖发了一点儿“老熊抱树”的劲力,卞皂在龙峰的胸部已撞了个满脸花。
  姬龙峰说了一声“得罪”,退后了两步。那卞皂被刚才已经起身的马六扶住。
  姬龙峰也没料到这英雄式的内劲如此地厉害,要是换做从前面对卞皂这样的对手,怎么也得十几个回合才能分出胜负。
  龙峰知道这两位徒有其名,且嫌其傲慢无礼,也不多话,略一抱拳,转身就要离去。
  只听得身后有人阴狠的说道:“纪可,我们会找到你的!”却是卞皂。
  “那就后会有期。”龙峰说完身子已到了门外。
  虽然运用手脚合力的原理使得他在一招之内都胜了对手,但龙峰心中却对自己很不满意。尤其是让那卞皂轻易地欺进怀里破了中门,若是遇到高人则自己性命危矣,看来自己的英雄式尚未练成。
  要说这功夫是有灵性的。开始时是人练功夫,到后来就是功夫练人了。
  他对自己所创的这鹰熊二式合成的英雄式,练得渐渐上瘾,一日不练,浑身就觉得不得劲儿。于是白日行路暗中练着腿功,夜晚宿于荒野或山洞,于避人耳目处痛下苦功,根据手与足和原理,专练英雄式,真是乐在其中。
  一日早上醒来,他感到双手及腕部气血充盈,肿胀异常,手纹中血色隐隐,只觉力大无穷。一招英雄式发力,真是快如闪电,动若雷霆,直震得寒冷的大地也为之颤动。游目四周,眼中心下俱一片澄明。姬龙峰知道自己这英雄式算是练成了。
  姬龙峰四处寻不着师兄袁为虎。他尽量避开满清官府的人,一路向南行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272

帖子

582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82
 楼主| 发表于 2019-12-31 15:44:07 | 显示全部楼层
二 范家少东
  却说姬龙峰南下,一日,他来到了豫西南的社旗镇。
  这里是南北通衢,唐河与白河流经此处。今日一见,各路商队穿梭往来,店铺兴隆,作为中原商业重镇果然名不虚传。他想,在这儿或许能打听到师兄袁为虎的下落也未可知。
  龙峰在街上走着,觉得腹中饥饿。正在寻觅吃饭的店铺时,只见一队蒙古驼队迎面而来,姬龙峰闪身让在一旁。
  就在这时,一队风尘仆仆的汉人装束的壮汉带着马队相向而来,虽然他们的衣衫十分破旧,一看就是经过旅途艰险,艰难跋涉的样子,但个个却都精神抖擞,双眼炯炯有神。
  就在两队错行之时,一匹载着货物的高头大马被一只骆驼拖着的货物划了一下后,一声嘶鸣,前腿立起。
  紧接着,就见这匹烈马受惊之下,剧烈地一阵摆动,挣脱了绳索,脱离队伍奋蹄狂奔起来。街上行人纷纷闪避不及,眼看就要撞上一个老人!
  姬龙峰看在眼里,一个起落,纵身到了惊马的侧身,单掌轻轻托在马腹,丹田一较力,一个英雄式的起手托式,硬把惊马从老人身前推了开来。紧接着,龙峰鹰把手发力,手足相合,一把揽住那马的辔头,同时一个桩步,生生把它定在了原地。那马儿犹自嘶鸣挣扎不已。
  汉人马队的马夫慌忙赶了过来,从龙峰手里接过马缰。正要道谢,龙峰却已回身隐去。这时才反应过来的路人都纷纷赞叹刚才的英雄好力气,防止了一场祸事。
  姬龙峰转过一个街巷,经过刚才的发力,腹中更是感觉饿得发慌。遂胡乱寻得一家饭堂,在角落里寻得一副座头坐下,点了一大碗烩面,外加两个卤肉火烧。从寺里出来可以吃到肉了,对年轻的姬龙峰来说真是一大享受!
  龙峰吃得口滑,正开心之际,只见一个风尘仆仆的生意人模样的年轻人带着一个眉清目秀的伙计进得店内,四下一打望,目光停留在姬龙峰的身上,径直来到他的桌旁,拱手深深施礼,用带着山西口音的官话说道:“这位壮士,打扰了!在下范永斗。刚才承蒙壮士降服敝货队的惊马,特来致谢。”
  龙峰连忙起身还礼,答道:“在下纪可,听口音,范老板是山西人么?”
  那范永斗答道:“敝人从山西介休来。敢问纪壮士哪里人?”
  姬龙峰略一迟疑,然后爽快地答道:“山西蒲州人。”
  范永斗眼神一亮:“我可否与纪兄坐下来说话?”
  龙峰赫然,忙道:“请坐,请坐。只顾说话,却忘了招呼仁兄。”
  范永斗坐下后对龙峰:“有幸相遇老乡,在下想请纪兄饮上三杯。”,转首对饭堂伙计喊道:“上两斤卤肉,外加蹄花丝、炸鹅脖、蜜汁江米藕、社旗粉皮,上好老酒一坛,外加两份胡辣汤。”
  那边厢饭堂的后厨就开始忙活着张罗,二人在这边说着话儿。
  原来这范永斗祖上是陕西人,大明成化年间阖家迁至山西介休。范永斗和其兄范永魁跟着其父亲范明常年在这社旗镇和张家口乃至于蒙古及关外往来做生意。
  不一会儿,酒菜陆续上来,在少林寺待了十年的姬龙峰从下山以来吃饭一直很简单,从寺里出来后,也是风餐露宿,填饱肚子就成。所以,这是他十年来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美食。
  侍立在范永斗身后的那个眉清目秀叫旺财的伙计,先从背囊中取出一个小瓶儿,打开给二人各倒了一小碟儿。姬龙峰瞬间就闻到了久违了十年的山西陈醋的气味,不禁心中大喜!  
  酒先端了上来,那旺财接着手法麻利地将酒坛打开,给二人各斟了一碗。说是碗,其实却只是比茶杯大的小碗而已。酒刚一开封,即闻得一阵芳香,正是这社旗当地所产的老酒。
  二人干了一碗,姬龙峰只觉得此酒入口清利爽快,不由得暗暗称奇。同时心说,从少林寺出来,先是开了肉戒,现在又开了酒戒。转念一想,本就是俗家弟子,现在又到了俗世,这酒肉却都是能吃得的,不由得暗自觉得自己刚才的想法有些好笑。
  饭堂伙计首先上来的是社旗卤肉,色泽金黄,看着油而不腻。
  那范少东家一旁说道:“社旗卤肉一定要趁热吃。” 二人也不再客气,都是吃得狼吞虎咽。旺财却是很有眼色地立在一旁,随时添酒加菜侍应着。
  龙峰只感觉这卤肉入口即化,十分下酒。不觉得兴致渐高,端起碗来回敬了范永斗。
  范少东家饮完说道:“敢问纪兄可知贵乡蒲州有一户姓姬的人家?”
  姬龙峰听得心中一跳,就在此时,饭堂伙计将那鲜醇郁香的蹄花丝送上桌来,一看就是下酒的上等肴馔。
  龙峰一边动筷子夹着蹄花往嘴里送,一边装作漫不经心地问道:“这蒲州姓姬的太多了,不知范兄为何问起?”
  范永斗的眼神突然变得激动起来,声音却低了三分:“纪兄可知一位叫作姬学古的老先生?”
  姬龙峰听着更是心惊,这范永斗怎么问起他去世的父亲来了?这其中一定有什么渊源。
  这时,饭堂伙计送来了其余的菜肴,有薄如纸一般的红薯和绿豆所制的社旗粉皮,看着细白光滑;而“炸鹅脖”却是用猪肋条肉和豆腐皮制作的小吃,并不是真正的鹅脖,是因其形状得名;“蜜汁江米藕”看着软糯香甜。
  面对这许多美食,姬龙峰却顾不上吃了,盯着那范少东家轻轻问道:“这位姬先生是范兄的熟人么?”
  范永斗轻叹一声,缓缓说道:“姬学古老先生是我们范家的恩人。此事说来话长。来,纪兄,先干了这碗酒,再听我慢慢道来。”
  原来这范永斗的父亲范明,是范永斗爷爷范良相前妻之子。因为吃了一颗后院树上的枣,被范良相搧了一耳光,少年范明就推着独轮车远走他乡,靠做小生意为生。
  刚开始范明很难赚到什么钱,连一日三餐都难以为继。
  正当他又饿又累倒靠在路旁发呆时,路过的姬学古救起了他。随后还给他了三两银子做本钱。
  范明离家十二年之后发了大财,回到了家乡后,用赚的钱买下了六十亩枣园。
  范明感念姬学古的救命之恩和相助本钱,一直想报答恩人。因为只知姬为蒲州人,上蒲州寻了数次都没找到,于是在家中常年供了姬学古的牌位。
  姬龙峰听到这里放下心来,端容正色地向范永斗一抱拳:“对不住了,范兄。请恕在下没有实言相告。那姬学古正是家父。”
  那范永斗闻言翻身拜倒,口中说道:“姬家是我范家的大恩主,请受我一拜!”
  姬龙峰连忙起身将他扶住,范永斗哪里禁得住龙峰的神力,被轻轻地扶了起来,犹自要拜。龙峰感他念旧且心诚,脱口说道:“范兄如不嫌弃,我们可结为异性兄弟。”
  范永斗一听大喜过望,这才回过神来向呆在一旁的旺财吩咐道:“快回店里禀告老爷和大爷!”然后筛了两碗酒,双手捧起,恭恭敬敬地和姬龙峰干了一碗。
  店伙计此时又端上来了社旗胡辣汤,是用牛羊肉做老汤,以红薯粉皮、面筋、黄花菜、海带、金针等熬成,入口鲜香。姬龙峰赞了一声。
  这时,只见范永斗从怀里掏出两个一模一样的玉佩,递了一个给姬龙峰说道:“这是我从山西老家带出来的两个白玉佩,你我兄弟各拿一个,作为见证!”
  姬龙峰接过来一看,就知道这玉佩应是古物,定然十分得贵重。
  龙峰正要推辞,忽听得门口一阵闹哄哄。接着就见一个满清官员模样的人带着几个汉人随从闯进了店里,在当中坐下。紧接着,那些随从叫菜要酒地闹个不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272

帖子

582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82
 楼主| 发表于 2019-12-31 15:59:30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南京 南京
  姬龙峰偷眼一瞧,那官员竟然是曾经潜伏在少林寺中的清廷秘使!他心中一紧,正要叫范永斗一起离去,那官员的目光却已然落在了他身上。
  “别躲了,姬龙峰!你以为把大枪换成了短剑,我就认不出你了么?”秘使阴阴地说。
  那阴秘使的几个手下闻说,起身就要上前捉拿姬龙峰。
  阴秘使一摆手止住了他们,说道:“这是少林寺出来的高人,你们不是他的对手。”说罢,起身走了过来,拍了拍双掌,傲慢地说道:“我今儿倒要看看神枪的手上功夫了。”
  阴秘使这看似不经意的一拍掌,却是内力充沛,已是先声夺人。
  阴秘使正是阴捷,当年混入少林寺的目的是暗查反清复明人士的动向。其功夫深不可测。当初他从袁为虎那里得知姬龙峰和反清复明人士往来,正悄悄调集地方官府的力量包围少林寺,却被姬龙峰等人闻讯先期四散而去。
  此时,姬龙峰担心伤着范永斗,将玉佩揣入怀中,起身迎了上去。
  只见那阴捷右手虚晃,已是欺身而来,直奔姬龙峰的胸部。
  龙峰略一踌躇,侧身向右后移出半步。原来他看出阴捷这迅捷的一掌看似虚招却是随时可以变实。在虚实难辨之际,一犹豫已失了先机,故闪身躲开。
  阴捷身子不停,依然右手在前,脚下一变方向,蹑踪而至。
  此时龙峰不再躲闪,一个猴巴掌抖手拍向阴捷袭来的前掌掌背。阴捷忽收前手,后手立掌如刀劈向龙峰头部,化柔为刚,锐不可当。
  龙峰看出这阴捷的拳法竟然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囮拳!虽然不能确定,但也八九不离十。因姬龙峰在少林寺所读典藏书籍几乎包含天下所有武功的介绍,再加上南来北往的英雄好汉们来寺中交流切磋,可谓是见多识广。
  据寺中典籍记载,这囮拳先以虚招诱人,然后以实招捕之而胜。正如其名,囮者,用来诱捕同类鸟的鸟。
  想到这里,龙峰心里有了底儿,不再接其诱手,专对付其后手。几个回合下来,阴捷出招处处被动,他的手下见状,都围拢了上来。
  龙峰丹田鼓荡,正欲腾身使用新练成的【英雄式】大开杀戒,忽听得门口有人一声大喊:“且慢动手!”
  由于担心范永斗的安危,姬龙峰遂跳出了圈子,停下身形。
  只见三个人从门外匆匆进来,为首的一位老者冲阴捷阴秘使一拱手,笑道:“阴大人别来无恙啊!怎么到了社旗也不去店里呢?却在这里盘亘?”
  阴捷毫不意外地看着老者,却还礼答道:“我到这儿就是来找范东家您的,路过饭堂不想却发现了姬龙峰这个逃犯!”
  这老者是范永斗的父亲范明,跟来的是其长子范永魁和旺财。
  范明笑呵呵地对阴捷说道:“他哪里是什么逃犯姬龙峰!?分明是我们范家的亲戚唤作纪可。阴大人弄错了吧?”
  阴捷烦恼地皱了皱眉头,对姬龙峰说道:“今天咱家也奈何不了你,咱们走着瞧!”转头对范明说道:“只是范东家和这人搅在一块儿,却是大大地不妥。”
  范明继续笑容不变地冲他说道:“我自家亲戚有什么不妥?!尹大人还是请到敝店一坐吧!”说完冲身旁的范永魁一使眼色,那范永魁冲姬龙峰非常诚恳地打一招呼,就机灵热情地招呼悻悻的阴捷及从人出门而去。
  范明开怀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姬恩人有子如此英雄,真是可喜可贺呀!”说着,抢步上前就要对姬龙峰行礼,龙峰慌忙接住,行晚辈礼,口中说道:“见过范伯父。”
  范永斗机警,请众人出得店来,循着出镇的僻静路,边走边说话。
  当范明听说姬学古已过世,不胜唏嘘。
  出得镇来,范明对龙峰说道:“贤侄啊,长话短说,此处不宜久留。你即刻就和永斗前往张家口,我随后赶去再和贤侄畅叙。”
  姬龙峰道:“只是龙峰连累老伯,此事只怕难以善了。”
  范明满不介意地挥了挥手,说道:“善后的事情,贤侄就不要管了!只管让永斗陪你去张家口散散心吧。”
  姬龙峰答道:“多谢老伯厚意。只是龙峰想去南方,就不多打扰了。”
  听说姬龙峰要走,这范家父子哪里肯依,百般挽留。见龙峰死活不肯留在北方,范明只好长叹一声:“唉,既然贤侄去意已决,老夫也不便强留。正好我家在南方也有生意,就让永斗去料理一下,你俩也好做个伴儿。”
  范永斗接口道:“我和姬兄正要结拜,就请爹爹主持。”机灵的旺财从背囊里立马取出早已备好的香火和帖子呈上。
  范明:“好!好!兄弟情义最重,也不必拘于形式。”
  于是姬龙峰和范永斗二人插香敬天地,指日为誓,磕了头,换了帖子。
  二人一序齿,龙峰二十五,范永斗二十四。旺财取出青花瓶装的上佳杏花村汾酒给二人满杯,敬过范明,二人一干而尽,“姬兄”“范弟”的一叫,分外亲切。众人哈哈大笑。
  龙峰心下爽快,常年在外飘荡,有兄弟如此,让他心中暖意顿生。
  到了南京,姬龙峰才明白有两个南京。一个是他心中的南京,一个是他所看到的南京。
  原本以为南京朝廷会厉兵秣马,处处备战;不曾想没有见到武备,入眼的却是处处歌舞,遍地烟花,一片繁荣似锦的样子。这一切,让从北方刚来的姬龙峰产生了一种荒诞怪异的感觉。
  范永斗找了一间上好的客栈安顿了下来。姬龙峰就急着四处打听擂台的事情。原来在来南京的路上,二人就听说在南京擂台比武招英雄、弘光皇帝要钦点将军。
  姬龙峰一路打听,寻到擂台一看,原来是三尺多高的两个现堆起的大土台。一个比拳脚,一个比器械,然后再合二为一,总决胜负。
  姬龙峰来到擂台边摆着的小桌前,报了拳脚的名。因为他对自己的器械很有信心,想在拳脚方面多些历练。在明朝的地盘上,不再有清廷鹰犬的缉捕,他自然也用回了本名——姬龙峰。报名后领了上擂的腰牌回客栈去了。
  姬龙峰回到客栈,范永斗外出去办事尚未归来。姬龙峰就给伙计留了话,然后出门走进了临近的一家大牌楼茶馆。
  正所谓“北人饮酒,南人喝茶”,一方水土一方人。南京城里茶馆林立,众人聚在其间无所不谈,真是乐在其中。
  龙峰进的这家门面本就不小,进去以后却发现里面规模更是宏大,别有洞天,却是在一座废旧的祠堂基础上改建的。
  里面有个戏台,有人在唱着苏州评弹。厅堂里密密麻麻摆满了桌子,几乎到了人挨人的地步,足能容下上千人。说是茶馆,却是饭堂的感觉,原来这里是饭点儿吃饭,平时喝茶。
  他依旧选了个角落的桌子坐下。点了一小壶绿茶,边用小茶盅儿品茶,边打量着精致的南派紫砂小泥壶。姬龙峰静静地听着完全听不懂的评弹,心中盘算着打擂的事情。
  龙峰虽然在考虑问题,但也能感觉到喧闹的饭堂里坐着一些武林中人。这些人或高谈阔论,或窃窃私语,估计多是来参加擂台比武的。
  就在这时,范永斗出现在了饭堂,龙峰招呼他坐过来喝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272

帖子

582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82
 楼主| 发表于 2019-12-31 17:30:29 | 显示全部楼层
此处无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2

帖子

36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6
发表于 2019-12-31 18:12:38 | 显示全部楼层
谁说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272

帖子

582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82
 楼主| 发表于 2019-12-31 18:54:53 | 显示全部楼层
@水心剑 7楼 2013-09-06 22:26:00
  谁说的
  -----------------------------
  呵呵 终于有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2

帖子

36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6
发表于 2019-12-31 19:26:22 | 显示全部楼层
@水心剑    7楼 2013-09-06 22:26:00
  谁说的
  -----------------------------
  @编剧房子 8楼 2013-09-07 01:00:00
  呵呵 终于有了
  -----------------------------
  一直都在啊,只不过习惯了看帖不回罢了=_=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8

帖子

3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2
发表于 2019-12-31 20:32:54 | 显示全部楼层
唉,现在写小说的越来越多了,了解真相的越来越少了,姬公的功夫没你写的那么差,心意的核心也不在化枪为拳,误导越来越多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272

帖子

582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82
 楼主| 发表于 2019-12-31 21:59:21 | 显示全部楼层
@凡人20071230 11楼 2013-09-14 22:43:00
  唉,现在写小说的越来越多了,了解真相的越来越少了,姬公的功夫没你写的那么差,心意的核心也不在化枪为拳,误导越来越多了。
  -----------------------------
  我现在只是在写姬龙峰的初级阶段 你接着往后看吧 不要妄下断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天涯杂谈  

Copyright © 2014-2015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