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32|回复: 7

百花仙子下凡记之三回天庭

[复制链接]

6

主题

6

帖子

3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0
发表于 2019-12-31 12:29: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云霄睥睨,霓虹催催。百花仙子经历十二道轮回,重返天庭。
  这一次她不再是孤单一人,待罪的身份。她的手牵着白岑上神的手,在汹涌的云海之间,一个是姹紫红袖,裙角飘香的百花仙子,另一个则是素素有致,典雅矜洁的白岑上神。
  天色时辰变化都不似人间那么时光飞转,一睁眼一闭眼之间,就昼夜交替,也不似人间那么充满了生杀予夺,尔虞我诈。
  天宫飘着静静的天宫曲,百花仙子噙着泪水,为自己重新回到这故乡而喜悦,也为自己的过错感到无地自容。一旁的白岑上神也若有所思,喃喃有词。她的目光眺望向远方的一个点。
  百花仙子撩起袖角,打探似的问白岑上神,“你还记得我们的那一世吗?”
  “记得,记得。”她点点头,眉心的朱砂痣闪闪发亮。
  “我倒是觉得奇怪,最后一世,我居然不再纠缠,下半生都是深居简出的陪着梅花们度过的。”
  “想来也是不同的福气吧。”
  白岑上神叹了一口气,她比百花仙子还要多思多虑,上一世让她颇觉得盛衰变化的迅速和变化无常的生命。这些都比情爱来的可贵,也可怕。
  而情爱不就是一种福气吗,有则有了,过去则过去了。
  这么想着,白岑上神准备先一步离去。“百花仙子,我想先回我的宫殿,想来那里不知荒废了多少,我去看看。以后有空也来坐坐。”
  她也料定百花仙子早已有所顿悟,受苦受难之后的百花仙子,虽然形容憔悴,但是让她欣慰的另一点是,百花仙子不再是从前那个痴痴哎哎,心神摇荡的小仙子。她比从前更大度,更知足,更有大智慧。
  白岑上神忍不住摸摸百花仙子的额头,“妹妹,欢迎你回来,别在这南天门逗留太久啦。你也可以改头换面,开始修行啦。”
  开始修行。
  百花仙子被“修行”两个字点醒,她不正在苦苦修行吗,终于从污浊的凡尘解脱出来,她松了一口气,羡慕的望着白岑上神,低下头去,算是默认了。
  望着白岑上神远远飘去的身姿,百花仙子觉得那样遥不可及,又那样美丽如织。她停住了,又瞥去嫉妒的一眼,然后独自笑笑。
  迎面来了一个老仙人,颓颓的肩和背脊,笑弯了的双眉,红彤彤的脸颊,他还是那样春风得意,他就是定夺天神命格的天命神君。
  “小丫头,你回来啦,欢迎欢迎。”
  “假惺惺。”百花仙子撇过头去,不开心。
  “怎么了小丫头。我带你去看看你的前几世吧?如何?”
  “您老真厉害……”
  “哪里哪里。小丫头莫生气,自然有道理在其中。跟我来吧。别在南天门吹风儿咯。”
  天命神君吹着口哨,得意洋洋,天神们的命运,他的命谱里都定好了,还可以未卜先知,吉凶难料的前方都在他手中。
  百花仙子感觉自己像被提着头发走路的玩偶。一想到前几世的纷争,自己的痴傻,她的脸涨的绯红。她想,原来世上没有最苦的,只有更苦的。
  他们一前一后的来到天命镜前。
  那是一面硕大的镜子,明晃晃的像一个湖泊。镶嵌的金碧辉煌,而里面空无一物。
  天命神君挥着拐杖,“百花仙子呀,那你待在这里好好回顾回顾吧。”
  “哦。知道了。谢谢神君。”
  “受不起。唉,早知有这个果何必当初的因呢你说。”
  百花仙子也是这样想。她耐着性子,回顾起那十二世的情劫。有些她似乎都忘记了,她的眼睛对着那面镜子,遥遥远远的进入了早先。
  那个骑着棕色大马,举着方圆大旗的妹喜,把百花仙子吓了一跳。“我的老天。”当妹喜被夏桀蹂躏的时候,当她为着并不属于她的天下奔波的时候。百花仙子想起当时的她,还是那样的富有正义感,那样的自以为是,以为自己就是救世主。而其实,不过是一个玩物。
  爽然若失之余,她看到了第二世,这一世的她美艳动人。可是偏偏一女侍二夫。无论她对谁忠贞,结果都已经模糊不清了。百花仙子觉得息妫其实是可憎可鄙的,因为现在回过头去看她,除了调戏和挑逗,哪里来的真情?就算是珠光宝气,明眸善睐,遭遇的竟然是如此的结局。
  息妫的面庞渐渐融化成一滩水,浮现溪边的一个浣纱女。好吧,百花仙子认得这个女子,她爱过一个人,那个人追求的却是名利,是国家,是君臣的道理。那个人聪明,睿智,但是,但是在她追随他,渴望他的时候,他出卖了她。西施纤纤玉手和丝丝秀发都是为了她的夫君而生的,那是一个小小的女子的国度,那里没有国家,没有战争,更不允许有买卖和利益。可惜她错了,落得一个好名声,又有什么用呢?
  接着是一个纤腰起舞的舞娘,是赵飞燕!百花仙子嘿嘿一笑,原来当时她的身材这么好,她禁不住偷笑。她几乎忘记了这一世做了什么快活的事儿。可是看到最后发现这个女子的结局是最惨的,因为她最不厚道。百花仙子气得直跺脚,连连说着,“算了算了。”
  她想起来了下一世是卫子夫,那个大气的皇后,那把端庄的梳子。她就是那样死的,死得其所吧。还好她没有愧对自己,她为夫君付出,为亲朋付出,但是,终究只是没有福气之人。百花仙子有点哽咽。
  镜子也为她颤动了一下。难道镜子也会难过吗?
  然后浮现了另一个姣好的女子,在弹琴下棋。百花仙子前思后想,居然想不起她是谁,直到看到了她生命中的男人,才知道,原来她叫甄宓。她爱过一个人,一代枭雄,她想她当时只是爱的是曹植吧,那个把她救出重围,又和她结发的男人。父子三人,就这样选择了她。甄宓是外强中干的,说到底,最后那么凄楚。百花仙子还是惦记那个没什么占有欲又中庸的曹植。觉得他那一世皇帝当的也有所作为。而天下是男人的,女子唯一拥有的不就是日渐衰退的姣好容颜吗?
  百花仙子讨厌报恩,但是现在她不讨厌了,她知道,其实每个人都是需要帮助的。而男女之间,却不过是相互扶持的一个过程,有幸走在一起,何不相守到白头。
  百花仙子觉得恩情才是胜于感情的,感情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总是把百花仙子一个丢在最后,最黑暗的深处,也没有什么希望的光芒让她看到。也许这就是情的劫难,把她折磨的这么憔悴不堪。
  恩情还有一点义气在里面,那个卓文君和素素苦心经营的感情,终于得到了善终。百花仙子看呆了,要那么苦苦经营,才能保得一个善终。以卓文君的聪明和素素的忠贞,倘若不是用在情爱上,可以用来做什么呢?对一个女子而言,原来恩情才是最终的归宿。
  一个头戴绿珠的景象在百花仙子质疑的泪光中幻化出来。只是百花仙子沉吟良久,她顾不及看什么绿珠了。她簌簌的落下泪来,直到听到砰的一声,绿珠掉落在地上,如山崩如地裂的响着。
  她知道那是梁绿珠的绿珠,无论那男子是谁。她知道了,结局让过程变得奇形怪状。她也见过很多像绿珠的女子。那些绿珠大大小小的散落在盘子里,任人宰割。
  这时她看到了第十世的她,是个知书达理的姑娘,原来是祝英台。两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便是她了。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也是她了。这个悲剧在百花仙子看来仍然无法理解。她始终不明白为什么她要死?是成亲使然吗?是让她觉得爱情恼人吗?她看到的是一个无辜的姑娘。
  “哈哈,哈哈,黄蝴蝶……”百花仙子笑起来,她忘记了悲伤的时刻。每一个快乐的时刻都会掩盖悲伤的时刻,但是总是会复现,重来,就此循环,这就是情场。
  “不好意思,给你变作了蝴蝶……命谱上就是这么定的。”
  天命神君也哈哈笑起来,“可是不要紧,这就是一个必经的历程。看看你现在还不是安然无恙吗?”
  “是啊,我现在还好好的。”
  百花仙子摸摸自己的胳膊肘,摸摸自己的指甲尖,她依旧那么凌空而卧,轻飘飘透着香气。那些轮回的伤痛没有留下一点印记。
  但是她的心上留下了印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9

帖子

52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52
发表于 2019-12-31 12:47:2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想到的地方
  我想到的地方
  是远离生活一步
  闭上眼睛,总能涌起无数的红籽
  无数轻柔的草木
  你爱着的人,没走多远
  可能在那些绿里,一张细小的叶子
  足以藏身
  像它们,在田野恭迎雨露、甜润、幸福
  而我们
  无须显示出豪华
  显示出古国春天里的那行诗
  阳光,靠近一些,再靠近一些
  这就足够了
  雷雨当前
  雷雨当前,我应该准备好自己的天空
  重新整理骨头里的闪电
  理顺头脑中的狂风。雷雨当前,必须仔细
  看一看,哪些峰峦,需要惊醒
  哪些河流,需要清洗
  雷雨当前,快去撑起倾斜的大树
  快去收拢好听的鸟声
  雷雨当前,我突然怀念起那些晴朗的日子
  突然把太阳抱了出来
  无法可得
  月亮看过了,我们就登高罢
  雪的净明,在山野的空寂中
  低声,低声
  如何是道?
  我们一步一步跋涉而来
  又将一步一步跋涉而归
  然而,只有两步
  一步是天,一步是地
  我挨着一首诗坐下
  我挨着一首诗坐下
  仿佛一个被梦驱逐出来的人
  一只低垂的黑鸦
  只剩下回想。回想——
  没有一片叶子颤动,没有一丝声音
  打动我
  直到,林子远处一只鸟叫了
  另一只鸟应和
  一群月亮在柳荫深处
  白得像雪
  丰收的谷物被大光……照亮
  我才相信
  —物安静,是为了一物响起
  我才相信,我误入了九月的爱情
  你的果实和蜂蜜
  啊,那蜂群,那烈焰的嘴唇
  它如何懂得安静
  不过是
  不过是,天空下起了雨
  不过是一只狼,无数代的悲鸣卧在老君寺
  不过是沉寂的树木,掉下杉果
  不过是一个女人,说到山河岁月
  不过是我经过天地之间
  太空虚
  把思念——放逐到极致
  不过是你,让我数着钟点,一扇大门和两棵树
  必须这样才行
  必须这样才衬得起朗朗乾坤的湖光山色
  衬得起我对光明的希求
  太迫切
  你是否看到风
  你是否看到风,它吹拂一片或更多片叶子
  直到它们落下来。你是否
  看到风,它把树木越吹越红,它把
  我的诗句越吹越红
  仿佛经霜的纸张,发出火焰的细吼
  当第一片叶子飞下来的时候
  我忍不住唱了句:秋风起兮白云飞
  当更多的叶子飞下来的时候
  我实在唱不出:欢乐极兮哀情多
  我只是,不断的反复
  秋风起兮……风……起……兮
  你是否看到风,它吹向十月的高处
  它在山顶放一些沉默
  放一些眺望,让人们
  既看见四野的沧桑,也看见果实里的波澜
  你是否看见风,它不知疲倦地吹
  不舍昼夜地吹,似乎
  不把秋天吹得十分庄严,决不罢休
  你是否看到风,看到风中
  带核的人,站在山崖
  被吹得哗啦啦
  我这样厌倦了词语
  我这样厌倦了词语
  它们让我左右为难,十分棘手。有的词语
  仿佛庄严的雪,堆在心边
  我真害怕,稍不留神,就悄悄化掉
  有的词语,藏满火焰
  恰似铁的枝条上,花朵等待燃烧
  我不敢去碰它们,担心一碰
  花蕾中的火星,就会
  毕毕剥剥地炸裂,留下泪水的灰烬
  有的词语,浑身是刺,如同
  眼中的钉子,夺眶而出,那么的快速
  那么的惊心,好像
  尖锐的往事,一下子就将我钉穿
  有的词语,澎湃似大海
  巨浪拍天。我被它衬得无比短小
  无比浅显,不及鲸鱼的一滴泪水
  不及海带的半丈狂欢
  有的词语,就是明明白白的石头,既硬
  又重,对于我的爱情,它就是
  泰山压顶。而且
  每重复一次,每次都有电闪雷鸣
  有的词语,就像磅礴的日出
  光芒四射,照得我的忧伤
  睁不开眼睛。照得我的山峦胜过最美的乳房
  啊!词语,词语,我虽然
  厌倦了你们,但词语中却有一股
  故土的花香,让我反复嗅及
  让我一遍又一遍地
  喃喃自语:妈妈!
  今天我变得多么安静
  今天我变得多么安静,我斟了茶
  等茶香飘来。时间
  似乎懒得停住了,紫藤架上的雀声紫入了花瓣
  紫得忘记了摇曳。我已经在一个角落
  坐了两个小时。或者更久
  我在看云,看一朵一朵的白,像我
  路途中的事情,映着莲花,映着玉兰和丁香
  缓缓地移动,没有悲伤,只有皎洁
  我在凝视天空,仿佛
  在打量天堂的蓝。这午后的幸福
  不敌一勺糖,但却
  可以让我宽容地狱的乌云,唤醒记忆中
  沉睡的闪电。我在低叹
  斜了的阳光,就像惋惜中年后的光线
  那么的低垂,那么的淡泊
  如同蝴蝶漂去了花纹,赤蛇蜕去了凶恶
  鸽子,干净地站着。河水
  清亮地流着。今天我变得如此安静
  像玻璃杯子,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像杯子中的茶叶
  泡得忘记了惊叫
  我明白那是一首诗
  要是你观察到开花结果的微妙过程
  你就不会为果实的坠地而哭泣
  生就是死,爱就是恨。这孪生的姐妹
  她们的感情那么浓烈。仿佛让你追求灵魂的深刻
  又仿佛让你觉得
  这一切是一件极其普通的事
  有时候啊,我还没有弄懂内在的意义
  就被生死击倒,被爱恨撕碎
  有时飞过一只鸟儿,我就以为那是我的奶奶
  从遥远的地方来看我
  有时候飞过一只蝴蝶,我就以为那是我的爱人
  是夏日炙热的生活那晃眼的阳光
  那绿翅膀
  一切都显得亲切,爱恋,温情而迷茫
  我常常整整一上午,或者更久,一动不动
  那种奇妙的,清凉的,在我身体流过
  我明白那是一首诗
  过了今生
  我将去另一条河种下秧苗。趁众人散去
  稻田空静之时
  我种下古代宿世的人物,刚刚走下香坛的米神
  他匆匆向东方走去
  我的东方啊,无山无树,无树无绿
  只是淡,是云卧的空岩,拍击我前世的绝壁
  “我不仅自问一声,我哪里乖啊。”
  我就想把一切收拾停当
  为爱过我的人,恨过我的人,奉上百谷百蔬
  奉上铺金的春天,真葡萄树
  这是谁家的园子?花神、树神、牧神都进去了
  难道没有失落一个,错过今生甚至来世
  使我的田园荒芜
  使我们分散,只在谷谱里偷生,成为两个悲悯的祈雨人
  说着:天,天
  冬天是否来得太早
  冬天是否来得太早
  它顺着一条通往南方的路。在一个有雪的清晨
  冷,不紧不慢的跟随着
  少年时代我就习惯它的存在
  和我脚上破旧的棉鞋一起,走遍了所有乡村
  那款式足以压扁薄薄的雪坡
  清洁的空气里。鸟儿还在飞进飞出
  将再也不是孤独
  我希望,日子一天一天简单
  好像我写诗越写越慢
  开始满足习惯的事物
  我终于领会到一些东西,庄稼和音乐
  雪的品格
  整个世界,回到了童年
  她把鸟窝搬到一张摇晃的床上
  她嗅它。什么也没有嗅到
  一片又一片的羽毛。人
  不死的夜
  我拥有一百年前梨花落下的花瓣的白
  真是奇迹
  在它们繁生的地方
  星群巡行在我的头顶
  光明和自由
  从一个山坡照到另一个山坡
  我爱这奇异的国土
  这花和星,这黝黑的熊一般的男人
  他巨大的斧头,劈开春天的河流
  劈开放纵的花朵
  一切荒原的蓄美
  有声音的世界
  满山的春风,要我去赞美
  要我陪它回家
  回家……我想不出它住在怎样的房子
  漠大无边的房子
  黑夜这只野兽太大
  黑夜这只野兽太大,我一个人背不动
  我还动用了繁星,动用了月亮
  黑夜这只野兽太大
  它的奸险是1米多长的獠牙,它的贪婪
  是具有5吨容量的胃
  它的凶狠一旦亮出来,1000亩广场也难以装下
  黑夜这只野兽太大,比白昼的长寿湖
  还阔,比沉痛的歌乐山
  还重。我的悲哀,仅仅是它身上的一根汗毛
  我的幸福,被它一脚踩碎
  黑夜这只野兽太大,大得顶天立地
  大得让人感到窒息。但是
  我不战栗,我不惧怕
  我不出手,我不杀了黑夜这只野兽。因为
  我懂得如何观察黑夜,如何
  珍惜白昼。因为,黑夜这只野兽每晚都要到来
  所以,我准备了最大的灯盏
  最大的胆量,最大的光芒
  我在海棠花边红了8分钟
  今天,我在一枝海棠花边红了8分钟
  第1分钟,红得有些模糊
  如同鱼虾混在剩有朝霞的浑水中
  第2分钟,红得稍稍清醒
  顺手摸到了太阳的胎动。第3分钟
  红得兴奋起来,开始想到了火
  第4分钟,红得慢慢燃烧,内心的雪
  潺潺地融化。第5分钟
  红得像我爱人的嘴唇,尝遍樱桃
  悄悄发问:谁痛苦庞大
  谁幸福玲珑?第6分钟,红得
  映红了正午,那么多的鸡冠花,提前啼叫了
  第7分钟,红得夕阳西下
  落日坐过的山脉
  我来再坐。感到诗歌的屁股,微微发烫
  第8分钟,红得脸庞像红月亮
  夜晚翘起拇指,大声地
  赞美:顶好
  也许
  也许,今天我去看了桃花
  会对着桃花
  说几句好听的话。也许,今天
  我最关注的是那只鸟
  也许,那只鸟的衣服,就是我前生的嫁妆
  也许,那只鸟的心脏,就是
  我给的热血。也许,那只鸟唱的歌谣
  也是我教的曲调。也许
  我曾藏在那只鸟的翅羽里飞翔、流汗、难过
  也许,那只鸟飞去过我的学校
  停在教室窗边的枝上
  听女老师怎样用桐子花般的嗓音
  为我讲课。也许,那只鸟
  丧失了父母,全靠自己
  在风雨中拼搏。也许,那只鸟,看清了
  桃花是谁抹红,青草是谁染绿
  也许,那只鸟的叫声
  永远苍翠。偶尔,也会将黄的、紫的、灰的
  狠狠触痛。也许,那只鸟
  受伤时,我就在它的伤口中。也许
  那只鸟结婚时,我应该
  送点什么。也许,那只鸟的眼里,有我的泪水
  转动。也许,那只鸟失恋时
  我也两手空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8

帖子

4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8
发表于 2019-12-31 13:41:22 | 显示全部楼层

  昨饮饯行酒,今宵雨带愁。
  柳亭风瑟瑟,濑水雁啾啾。
  祝福千回少,离言一句稠。
  棉衣几层厚?关外正寒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6

帖子

2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4
发表于 2019-12-31 14:13:16 | 显示全部楼层
雨来过。落了一地的槐花
  大云寺,依然幽静,清凉
  扫地的人是河南口音
  诵经的人在后院的
  铁佛前。合掌闭眼
  隐秘的钟声。缓缓地
  抬起,抬起……
  茂盛,高大的槐树。在张罗着
  嗡嗡的蜂
  还有一群多事的麻雀
  2016年7月31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6

帖子

2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4
发表于 2019-12-31 15:28:25 | 显示全部楼层
几乎一夜之间,我们来到春天的下面。时间的轮廓在树上舒卷,不可企及的高处,它们在日光里流动,闪耀着,如同群星在夜空里回旋。星空下,彩色的波浪迢递,香气比欲望来得浓郁;禁闭了一整个冬季的眼睛,此刻渴望着花。无数的光点喧哗成一座海,春天裸露着,毫无保留;目光触及的一切,都变成水,带着琥珀的温暖。没有什么不值得被赞美,在春天,即使有人死去,天空不留阴影。死亡之后,重生的白色石头,会比我们更持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8

帖子

4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8
发表于 2019-12-31 15:41:16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分好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3

帖子

3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8
发表于 2019-12-31 16:30:49 | 显示全部楼层
王姑娘站在江边的时候,像礁石上
  一朵搁浅的云
  涛声不属于尘世,在远处虚构着
  一些走动的人形剪影
  隐形锁链藏于暗处,她走得很远
  却在步步逼近,大峡谷
  成为磁场核心
  当她已远到超出自己,真相湍急而令人惊愕
  她只能徒劳地朝身后叫住
  一张张逐渐失色的面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2

帖子

36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6
发表于 2019-12-31 18:02:08 | 显示全部楼层
题记:眉头是否只为深锁,才生得如此美丽?上神,统管着六合八荒的疾坊
  可曾听见父亲胸腔里旁逸斜出的
  黑枝,在喉骨间掀起的咻咻声
  有不熟悉的窃眠者穿越深渊
  悄然汇合于夕阳遗下的空镜子
  泪像雪堆里的灰山鹑般隐匿
  一截身子,也只剩下这一劫了
  每天,他们把您送进命定的烤箱
  光刃落在脊背,掘出九曲流觞
  五月,我抱着空空的药罐瞻望
  最后的契约,原是一场草船借箭
  被毗舍离和巴别塔的僧侣遗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天涯杂谈  

Copyright © 2014-2015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