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15|回复: 8

【小说部落】修佛

[复制链接]

234

主题

237

帖子

764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64
发表于 2019-12-31 12:29: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309821728.jpg

309821728.jpg

很多人都说林老渠做的是一份神圣的职业,他是与神仙打交道的,但不是巫婆神汉。林老渠是个手艺人,是修佛的。
  此修佛非彼修佛,不是出家人的修佛,讲究六根清净,诵念经文,追求超度。林老渠的修佛,是修理佛像,要观、要测、要知道佛像到底哪出了问题、用什么法子最好……这是一门折腾活,非但不能六根清净,有时还得焦头烂额。
  神是不是长久不灭的,林老渠不知道,但要是你信的话,他就永久存在。但神像是会随着时间流逝而被侵蚀的。
  林老渠快七十了,修了一辈子佛像。当年啊,林老渠年轻时,小城香火气很浓的,开元寺,修业寺,菩萨庵……大大小小得有数十处。不光是寺庙的佛像,豪门大户自家供的神像若出了些小问题,也大都找林老渠来修。
  小城有三个人对身体掌控得神,屠夫刘三刀、医生陈又蒲和林老渠。不过,刘三刀毕竟宰杀的是牲畜,熟的是牲畜的身体肌理。医生陈又蒲是小城第一医院的主刀医师,在小城是响当当的招牌,他用的解剖工具都是进口的,讲究。
  林老渠也有个工具箱,里面装的是他用的修佛工具,就没那么讲究了,都是他亲手做的,用了多年,早已变成了他手指的一部分。
  镊子,锤子,钳子,锯子……皆一排,粗细长短不同,每个尺寸都有独特用法,至于到底怎么用,不能光靠说,那是林老渠几十年摸索过来的经验。
  林老渠年轻时候,下过狠功夫学习人体肌理,虽说修的是佛像,但佛像毕竟还是按照人的样子来的。这些知识一通百通的,凭着这些,要让林老渠去做医师,或许也能做得不错。他甚至还了解不少偏门,知道动哪里,可让人暂时昏迷而不至死亡,也知道如何让人完全失去声音。
  林老渠与满天神佛都打过交道,这些神佛伤痕累累来到他这里,经过林老渠漫长而细致的修复,一身光鲜回到寺庙里,受万人敬仰。
  不说寺庙重塑一尊新佛花费不小,但就应验来说,还是礼拜旧佛好,毕竟知根知底,心诚就能应验。倘若换了新佛,那旧佛又当如何处理?
  修佛这种事,讲究个缘分。这么多年来,林老渠从没讲过价,给多给少,皆看缘分。但就算再穷的人,给神的也远比留给自己的要多,皆舍得花钱买个安心。林老渠自己心中有杆秤,有钱的人家多拿点,没钱的人家少拿点。毕竟修佛是件颇耗费心血的事,得要些补偿。
  修佛还有个要紧的,便是手一定要稳,当年林老渠会在两手上吊着砖头练习。尽管如今年纪有些大,但无论测绘还是上色,手如一截枯枝,一直很稳。
  开元寺是小城里头有名的香火寺,不少人家都会到开元寺请尊菩萨回家供着。开元寺里正元殿供着一尊高两丈的佛祖像,法相庄严,殿内常年香火鼎盛,上香礼佛的善男信女络绎不绝。
  只是年前地龙翻身,小城虽没有遭什么破坏,但开元寺的佛祖像上倒被震开了一道口子。
  这些年来,小城里的人生活好了不少,这次佛像开裂,人们就合计着,想给开元寺重新捐赠一尊金佛,让佛主永远保佑这个小城。
  但开元寺的住持老和尚定安则没这么做,他找到林老渠,想修复寺庙里佛主像。由于是事关神仙的事,小城里的人纷纷慷慨解囊,定安老和尚没费什么力便凑齐了修缮的资金。
  但修佛这样的事,整个小城没几个人能做,而最有名的,便是林老渠了。
  只是林老渠上了年纪后,便很少接手这种修缮寺庙大佛像的活了,这样的活太耗费心力,林老渠觉得自己的体力精神都不复当年,做不了这样的活计了。
  他如今只接一些人家里头供奉的小佛像,处理起来比较方便。人一旦老啊,许多年轻时看起来简单容易的事,也会变得复杂困难起来。
  礼佛讲究的便是个年头与诚心,越是年头久,就越是有灵性,是以就算神像磕着破了,磕头请佛主菩萨原谅后,修好便是。
  在这缓缓悄无声息逝去的好几十年里,一直还在修佛的,可以说,小城就剩林老渠一人了。在他年轻时,这门手艺虽也不大兴盛,但起码还有人愿意学,林老渠自己也是跟着师父一点点磨出来的。只是,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愿意学这门手艺了,要耐心的事,他们似乎都不大愿意学。
  那天定安法师找到林老渠家,当定安法师在门外宣了声佛号,屋内的林老渠手里拿着一根细长镊子,那是专门处理佛像裂缝内部的杂物用的,镊子上沾着红色液体,像是油漆。
  林老渠站在原地没有回过神,直到定安法师再次宣了声佛号。他才缓缓转过身。
  定安法师目光平静看着林老渠,他一身洗得发白的僧袍,清癯,慈眉善目,眼神从来带着慈悲。
  林老渠也瘦,布鞋,黑裤,短衬衫,头顶只剩半圈头发,额头上有密密麻麻的汗水。他手底下出去的佛像脸上从来都光滑如新,似乎岁月将所有的皱纹都放在了林老渠脸上。背似乎也直不起来了,一直那么佝偻着。
  修佛的钱不至于让林老渠过上富家翁的生活,但起码能衣食无忧。但自从六年前孙女林小婉疯了在墨水河落水身亡后,林老渠便失去了精气神。小婉死后的一段时间,林老渠便不能修佛了,他的手一直在抖。只是后来,林老渠用上了年轻时训练的法子,绑着砖头锻炼,才又找回了以往的本领。
  林老渠后来又开始修佛,只是见着他的人,都道林老渠这一晃就老了许多,都为小婉感到可惜,都劝林老渠看开一些。林老渠往往只是嘿嘿一笑,也不多说什么。
  小婉要是不发疯的话,肯定不会落入墨水河,而小婉之所以发疯,是因为遭到了混混刘瞎虎的强暴。
  法庭上林老渠恨不得亲手杀了那个刘瞎虎,但毕竟还有法律在。混混刘瞎虎受到了惩罚,判了六年监禁。
  原本林老渠觉得,自己可以陪着小婉走出这片阴霾的,但小婉没给他这个机会。当抱着小婉骨灰时,林老渠觉得,刘瞎虎受到的惩罚,还不够,远远不够。
  原本林老渠虽不信佛,但毕竟是与佛主菩萨打交道的,心底对着这些神仙有着真诚的尊敬。但小婉的身亡,让林老渠觉得,这些神仙也要负责任,为何要让好人受尽折磨而对坏人宽宏大量。刘瞎虎就该千刀万剐,而非只坐六年监牢。
  林老渠开始修理开元寺里的佛主像,他觉得,自己的手,这辈子,都没这么稳过。
  佛像的修理比预计耗费的时间要长很多。在这期间内,开元寺正殿完全封闭,没有任何人能进去,这是定安法师的要求。而林老渠也一直在大殿没有出来,他的饭菜,都是定安法师自己送进去的。
  佛像修好后,寺里的僧人们将大殿收拾干净,他们看到修好的佛像后,皆感叹林老渠手艺高超,原本陈旧暗淡的佛像,在林老渠手下,重新焕发了光彩,栩栩如生,光彩耀人,在香烟缭缭中,仿若佛主亲临了一般。
  林老渠看着自己亲手修好的佛像,眼底有着一种释怀的坦然。
  只是,在开元寺佛像被修好重新开放的那一天,定安法师坐化了。
  定安法师坐化前留下一句佛偈。“善非善,恶非恶,因非因,果非果。”无人知晓什么意思。后来经过尸检,定安法师是服毒身亡的,服用的是毒草药,死前经历极大痛苦,没人知道他为何要这么做。
  警察来调查了几次,都没发现什么蛛丝马迹。定安法师一生与人为善,不可能有什么仇家,唯一的解释,只能是他自己自愿的。
  这成了小城的一个谜题。只是很快,又出现了新的谜题。
  兢兢业业、做了一辈子老好人、手艺人的林老渠,在安葬完定安法师的那个晚上,上吊自尽了,无缘无故,不知为何。
  刚出狱的混混刘瞎虎也失踪了,在和他的狐朋狗友喝了顿酒后,在回家路上的巷子里不见的。
  随着林老渠的自杀,修佛师傅在小城算是绝了迹。新东西不断在小城涌现,旧东西毫不留情淘汰,那些破了旧了的神佛,小城里的这些年轻人也懒得去修理了。他们喜欢新的、时髦的、叛逆的,而非旧的、落伍的、所谓愚昧的。旧的生活方式如同开元寺渐渐寥落的香火,这终究到了一个新的时代了。
  不单是林老渠、修佛这门手艺被遗忘了,小城遗忘的东西还有很多,但这没关系,新鲜的、有趣的、好玩的东西将老家伙们从位置上挤下,欢呼着、呐喊着,吸引着年轻人的注意。
  直到有一天,又一场地龙翻身,将日渐荒芜的开元寺里的佛祖像掀倒了,从摔裂开的佛像里,人们发现了一具早已经腐朽的尸体。后来经过法医比对,发现这正是多年前失踪的混混刘瞎虎。
  小城又沸腾起来,人们扒拉着陈年旧事,从故纸堆里想起了林老渠,想起了定安法师,想起定安法师临死前那句似是而非的佛偈。人们颇感兴趣地瞎猜,定安老法师是不是林老渠的同谋,林老渠这个修了一辈子佛像的人,为何要这么恶心神佛,将死人藏在佛像里。
  只是吵吵嚷嚷一段时间后,没人清楚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新奇劲儿过去后,又将目光看向了别处。毕竟这个时代里,每天都有新鲜好玩的事情发生。
  这桩悬案,又成了小城的一个谜。
  这年开年,开元寺新塑了一尊佛主像,金光绽然,烟火缭绕。小城里的一切都是快的,似乎唯有佛像前熏香升起的时候是慢的。过来进香的人似乎也忘记了寺里发生的命案,过来进香磕头都很诚恳,至于到底是对佛主菩萨诚恳,还只是为了给自己内心无穷尽的欲望找个安身的地方,那就不晓得了。
  很快又没人想起那个修佛的林老渠了,毕竟,佛像坏了也不用修了,换了新的便好。也没人想起那个同样修佛的定安老法师了,毕竟六根清净,实在太不容易了。

309821743.jpg

309821743.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3

帖子

4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0
发表于 2019-12-31 14:01:16 | 显示全部楼层
晨起,漱洗。想起你的声音
  与流水一般模样
  想起春天过去是夏天
  夏天过后,便是秋天了
  我们还可以在一起
  迎受落叶忧伤的拍打
  还可以,并肩沉沦于夕照
  我就会想起你的声音,并
  心生欢喜。巨大而隐秘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4

帖子

6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0
发表于 2019-12-31 15:03:11 | 显示全部楼层
春劲青纱草,秋来白发枭。
  斗星移换季,风起祭天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6

帖子

2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4
发表于 2019-12-31 16:29:39 | 显示全部楼层
油灯
  风跃过矮墙悄悄进来,月光一溜碎步
  走过瓦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守着渐渐平静的时间
  一棵古槐,戴着老花镜,弯腰阅读
  沉淀在岁月的文字,偶尔,靠着村庄打个盹
  仿佛这一切都是虚构,那些光阴的碎片
  那些喧嚣,飞扬,落定的尘埃
  深藏在灯光里面,等待什么
  那阵风犹如一个打家劫舍者
  把内心细致地翻遍,失望地逃匿在黑暗之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7

帖子

6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6
发表于 2019-12-31 17:57:28 | 显示全部楼层
村口垃圾堆放点
  每天上午
  一个佝背老人都在那里翻捡垃圾
  像鸡刨食,一堆一堆地找
  每个动作都吃力
  到了这把年纪
  地里的庄稼伺候不动了
  他又跳槽捡垃圾
  五寒六夏,一顶旧草帽都在头上
  所有垃圾翻捡一遍,他杵在那里
  风摆动衣袖、褂襟
  他就是那个恪尽职守的稻草人
  乡间的小路上,他推着脚蹬三轮
  倾斜的身子像风中的小草
  他要把车上的废品换成去痛片
  在他家中
  疼痛绑架了患风湿病的老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38

帖子

9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94
发表于 2019-12-31 19:02:21 | 显示全部楼层
古人力作世间稀,劫难使之一半移。
  二馆参商三百载,一心遗憾两边栖。
  踏歌春日人文聚,沐浴阳光图画齐。
  弥合艰难今已见,画圆思见国圆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4

帖子

4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8
发表于 2019-12-31 20:36:50 | 显示全部楼层
借初夏夜清风来看你们
  ——读胡少青先生的枇杷写意画
  一框枇杷,丰满
  有过冬日的煎熬
  有过阳光雨露的幸福生活
  一枝笔,懂得她们
  激情,又不乏温柔
  顿挫腾挪描摹
  一只紧挨一只
  一群好姐妹在五月成熟
  相亲相爱
  注释:2017.6.3夜酒后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2

帖子

58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58
发表于 2019-12-31 21:54:55 | 显示全部楼层
进入我眼中的不只是一棵桦树
  风一刮,些许准备好的叶子
  就落了下来。很慢,很慢的美
  一会儿左边的叶子被风吹落
  一会右边叶子也吹落下来
  不能预知下一刻的叶子会在哪个方向落下
  坐在一张椅子上,面对着这棵树
  仿佛在面对这么多年的自己
  那些飞落的心事呀,已经不经意间
  铺满整个草地,这里的叶子是安静又幸福的
  抬头看看一片绿色的世界
  再低头看看铺满的黄褐色叶子
  我感觉我站立起来的那一刻
  连接了两个世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1

帖子

3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4
发表于 2019-12-31 23:27:56 | 显示全部楼层

  昨天三月三,此日诞轩辕。
  天地有初始,炎黄同本根。
  中华正豪迈,气势自雄吞。
  但愿光辉节,承于好子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天涯杂谈  

Copyright © 2014-2015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